瓜子文學網 > 大乾憨婿全文免費閱讀下載 > 第兩千一百三十六章 盒子

秦懷南在孤兒院左看右看,發現這些孩子根本不缺什么。
畢竟是太上皇眼皮子底下,這么多人盯著,這里的院長也不敢做什么。
不過,門衛找了一圈,都沒有找到莫離。
最后院長來了。
院長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女人,看起來很溫柔。
“是秦研究員吧,我是第一孤兒院的園長,趙玉!”
“你好,趙院長。”秦懷南急忙伸出手,“叨擾了。”
寒暄一陣后,趙院長道:“你要找的那個孩子,叫莫離對不對?她前些日子回來了,不過沒呆多久,就離開了。”
“是嗎,那她走的時候有沒有說什么,或者留下什么東西?”
“還真有!”趙玉說道:“她走的時候,留了一個包裹,說是如果有一個姓秦的找過來,就給他!
她說的那個姓秦的,應該就是你吧?”
“對,我是她對象。”秦懷南心中頓時有一種不好的預感,為什么莫離要不辭而別,又為什么要假借趙院長的手把包裹給自己,她為什么不自己給?
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難言之隱?
“那你跟我來吧,包裹被我放在保險柜里!”趙玉說道。
秦懷南跟在她身后,聽著趙玉說起了莫離的曾經,“這孩子進入孤兒院的時候,已經六歲了,這么大的孩子,已經有自己的想法了,剛進來的時候,很不合群,有很強的攻擊性。
好在我們院子里的老師都非常的有耐心。”
“她是怎么來的,是被人送進來的嗎?”
“她家著火了,父母都死在了火海之中,而且,她的父母都是孤兒,所以也沒有其他的親人,就被送到這邊。
本來,我是打算為她找一戶好人家的。
不過,這孩子特別倔強,攻擊性又強,有時候被養父母看中了帶走,還是會回來。
就這么跑了幾次,我也實在是沒辦法了,就只能讓她留在這里。
她很聰明,學什么都快,成績也是出類拔萃的,最后憑借著全院最好的成績,進了工程學院,而且還不是靠著院里的指標進去的。
進入工程學院后,她只要一休息,就會回來當義工,院子里的孩子都非常喜歡她。
這孩子雖然很孝順,但是跟院子里的每一個人,都保持一定的距離。
似乎沒有人能夠走近她的內心一樣。”
“她應該很缺乏安全感把?”
“對,應該是那一場大火,在她心里留下了應激反應,所以才會讓她表現出對人情的冷漠,但是她是典型的面冷心熱,你可千萬不要被她的外表所迷惑了。
而且,她有一個毛病,那就是不喜歡承擔責任。
事實上,她內心是極度渴望安全,渴望穩定的。”
趙院長的話,讓秦懷南渾身一震,不由得想到了前些日子,自己向莫離表白的場景。
這也就能解釋,為什么莫離拒絕了,卻還是把自己最寶貴的東西給了自己。
因為她內心其實極度渴望。
秦懷南忍不住給了自己一下,“我真愚鈍,為什么都感受不到呢?
我為什么要睡覺,要是不睡,是不是她就不會不告而別了?”
“在這里的孩子,其實多多少少內心都有些問題,特別是一些因病被父母拋棄的孩子,他們內心是極度痛苦的,甚至伴隨著怨氣。
小的時候還好,長大后,他們會越發的恨。
就算我們拼盡全力去教育他們,卻依舊難以消除,有很多孩子走進了死胡同里,把自己困在里面,出不來。
特別是那些身體殘缺的孩子,他們與生俱來的自卑,是刻在骨子里的。
所以我們只能盡可能的保護他們,不受傷害!”
“你們真偉大!”秦懷南由衷道。
“孤兒院成立的初衷不就是如此?”趙玉嘆了口氣,“與其說我們偉大,倒不如說朝廷偉大,每年投入這么多的錢銀,去照顧這些可憐的孩子。
要是放在其他朝代,這些孩子根本沒活路的。”
秦懷南默默點頭,“我能為孤兒院做些什么嗎?比如物資上的幫助。”
“不用了,朝廷撥款足夠孩子們日常的生活。”趙玉婉拒了秦懷南,“如果你真的有想法,倒不如來孤兒院做一做義工,多跟這里面的孩子接觸一下。
多鼓勵鼓勵這些孩子,精神上的滿足,比任何物資上的滿足都要重要!”
“我明白了,以后只要我有時間,一定會多來這邊看看!”秦懷南說道。
很快,趙玉帶著秦懷南來到了一個單獨的房間,這里面擺放著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東西,“這些是......”
“都是那些孩子留下來的,有一些孩子長大成人后,就迫不及待的跟孤兒院劃清界限,他們羞于說出自己在孤兒院長大成人的事實,似乎這樣就能忘掉一切。
還有一些孩子,撐不下去了,走的時候,會留下一些東西,我都把他們保存在這里。”似乎想到傷心的事情,趙玉眼眶有些紅了,她打開保險柜,從里面取出一個精致的盒子,“給,這就是小離留給你的東西。”
“謝謝趙院長!”
秦懷南沒有急不可耐的打開盒子,而是等離開孤兒院,回到別墅,才打開。
盒子是密碼鎖,上面有提示:最深刻的日子!
秦懷南想了想,把他們第一次認識的日子輸入,可結果還是錯誤。
最后,他想到了那一夜,按照日期對應的數字,果然打開了盒子。
里面有幾樣東西,首先,就是一張染血的白巾。
秦懷南第一眼就認出這是什么。
這是莫離最珍貴的東西。
其次,便是一份莫離的相冊。
相冊有莫離從小到大的照片,起初是黑白照片,到后面逐漸變成了彩色照片。
秦懷南仔細看著,他似乎看到了莫離的成長軌跡,可看到后面照片越來越不對。
照片里的莫離開始遍體鱗傷,而且照片里還出現了一支黑手,這一支黑手似乎正在教訓莫離。
秦懷南的心狠狠揪了起來。
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莫離在孤兒院受了委屈。
“不對,應該不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