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心寧眼尖,看到這一幕,急忙出聲提醒,“叔叔和阿姨往這邊來了!!!”
這話出來,她甚至緊張地攥緊了傅司沉的手臂。
傅司沉看著她的反應,不免有些好笑,下意識靠過去,問,“他們往這邊來,你緊張什么?”
溫心寧看了他一眼,小聲說,“我提無憂姐他們緊張!”
畢竟,兩人在一起,是遭到家長反對的。
當初,她和阿沉哥哥的身份,雖然懸殊,家里也有個長輩卡利亞阿姨。
但從一開始,卡利亞阿姨就對她很好,接受度也很高。
她沒體驗過這種阻攔,所以自然擔心。
傅司沉只覺得自家老婆,為別人操心的樣子和可愛,不由笑起來,“不需要,我覺得江墨爵那家伙,應該可以搞定!而且,就算咱們緊張擔心,也沒用,這是他們需要一起攜手共度的事情,別人只能做到簡單的助攻!大部分還是要靠他們自己。”
“嗯,我知道!”
溫心寧點點頭,隨后由衷道:“但我希望他們能有個好結果!”
“會的。”
傅司沉安撫地拍拍她的手。
兩人咬耳朵期間,顧清音夫婦已經來到幾人跟前。
陸戰北的臉色,算不上好,一雙凌厲的眸子,直盯著江墨爵。
顯然,兩人是知道他的模樣。
在女兒透露自己談戀愛的時候,就派人調查過這人的資料。
陸無憂瞧見兩人的時候,還有點心虛,但很快卻又堅定起來,喊了句,“爸,媽!”
陸戰北根本沒應,只是眉眼非常不悅。
顧清音倒是點了下頭,算作回應,但表情非常復雜。
“憂憂,你怎么......”
不聽爸爸媽媽的話呢?
她本來想問這問題。
但江墨爵卻率先一步上前,開口道:“叔叔阿姨,我是無憂的男朋友江墨爵!初次見面,你們好。”
他問候時,態度從容,不卑不亢,一身久居高位的氣勢,在面對陸戰北那種凌厲的威嚴之氣,竟絲毫不弱。
甚至沒有半點被發現的慌張。
陸戰北看到他這樣,皺了皺眉。
雖說不高興,但內心卻不得不承認,這小子有點魄力。
至少,有膽子來面對他們!
不過,陸戰北還是相當不客氣,“知道我們家不歡迎你吧,你還敢來?就不怕我直接讓人把你轟出去?”
陸無憂聽到他這話,立刻要站出來。
不過被江墨爵牽住手,安撫住了。
他淡定開口道:“知道,但還是得來一趟,畢竟阿姨生日,憂憂又很重視,不來不太好!至于轟我出去......叔叔應該不會做,今晚客人這么多,這個生日宴,對阿姨很重要。
我經常聽憂憂說,她爸爸很愛媽媽,恨不得把全世界最好的都給她,所以,又怎么會在宴會上,做這種事情呢?“
這話出來,陸戰北沉默了一瞬。
他的確是不會鬧得太轟動。
今晚,一切還是以自己老婆為優先。
可不知道為什么,被這小子點破,還是有些不爽。
陸戰北冷哼,“自以為是!”
跟著警告,“別以為說點好聽話,我態度就會松動,我告訴你,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會同意你和我們家憂憂在一起,你若識趣,最好和她分開!不然別怪我用強硬手段。”
陸無憂聽到后,又想說話。
但沒來得及。
江墨爵已經淡淡開口,“叔叔,今晚來,除了給阿姨祝賀外,我還有一個目的,就是跟你們談談!方便借一步說話嗎?咱們來聊聊......無憂的情況,我知道你阻攔我和她在一起的原因。”
他話說得太隨意。
陸戰北瞳孔不由一縮。
他知道原因???
這怎么可能?
“你覺得我會信?”
陸戰北表情冷冽。
江墨爵不緊不慢,道:“我之前,和陸二叔聊過幾次!”
陸戰北一愣,狠狠皺眉,掃了眼不遠處的陸城南。
陸城南一直關注這邊的情況,自然也聽到了兩人對話。
這會兒被親哥看了一眼,就覺得后脖頸一陣發涼。
這臭小子......居然出賣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