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文學網 > 福運醫妃旺夫命王爺越寵江山越穩沈冬素凌墨蕭 > 第270章 流寇臨城,斬首示眾!
  陳星耀這一舉動,讓在場之人皆是一愣。城樓上的沈冬素想的是,行禮行得這么痛快,這是一點都不想跟她為敵啊!

  龐先生則是松了口氣,憑陳欽差這態度,今日最多死個陳方,不至于引發北方士族的圍攻。

  月見則是很失望,打不起來了,只殺一個陳方,太不解氣了。陳星耀果然一點也沒變,還是這么膽小怕事!

  而陳方等人則詫異的是,陳欽差這是何意?為何要向凌王妃行禮?

  陳方還怕陳星耀不了解現在的狀況,把手中的繩子猛地一拉,甲四差點被帶得跌倒。

  陳方指著一身血的甲四對陳星耀道:“大人是不是不知內情?現在是凌王妃要向本公子道歉!”

  這時他聽到背后傳來女子的聲音,回頭一看,竟然是陳落雪在勸她大哥:

  “兄長快走,萬不可為陳方助陣!”

  陳方真被陳星耀的態度弄出一肚子火氣來,他不敢動陳星耀,難道還不敢動這個陳落雪嗎?

  猛地轉頭,滿臉猙獰地看向陳落雪,大手一伸,一把揪住陳落雪的衣領,怒罵道:

  “賤人,你這話什么意思?”

  “你這個扒光了送到凌王床上,他都不要的賤人。”

  “只能舔這農女臭腳,現在還敢對本公子行事指指點點,誰給你的膽子!”

  陳落雪之兄陳黎,本來還在觀望,他一來就發現,這幽州的情況跟父親所認知的差距太大。

  應該說出乎所有人的認知,都覺得凌王遠征,留守的凌王妃應該會低調行事,絕不敢跟北方士族發生沖突。

  可這兩個月,幽州城絲毫沒有緊閉城門,低調行事的打算。凌王妃先是大張旗鼓地向士族要書,說要建萬書閣。

  又勒令各州城修路,看樣子是要將幽州的路修得四通八達,這哪里有一分低調的模樣?

  再說這陳方,其實他來幽州的時候,士族大家都是知道的。在這北方,沒有哪件事能瞞過士族。

  所有人的想法都一樣,就讓他去試探一下凌王妃的態度,若真有機可乘,他們也要早做打算。

  畢竟凌王三、五年都不可能回來,幽州這么一大塊肥肉在前,你不啃一口,就被別的士族啃光了。

  但是此刻,看著那雄偉的城樓,看著一身銀甲的凌王妃,看著那巨大的投石機,那訓練有素的幽州士兵。

  看著凌王妃那冷漠的眼神,陳黎本能地覺得不對勁,這哪里是像要和解,要跟陳方道歉的模樣,這明明是,要殺人的表情!

  來助陣陳方,是因為陳家旁枝同氣連枝,并且是陳星耀派人通知的。他津州陳家若不派人來,不光得罪了濟州陳氏,還得罪了陳星耀。

  他父親思慮再三,決定派他來,也不帶太多人,就帶一百個護衛。

  因為知道陳方是什么樣的人,父親直言不諱,只聽陳欽差的,不要理會陳方。

  沒想到這陳方如此不識好歹!竟然對落雪動手,你真當我津州陳氏,是泥捏的不成?

  他飛起一拳砸向陳方,陳方險險一避,將陳落雪重重地往陳黎懷中一推。

  陳黎接住妹妹,怒罵陳方:“我等不分晝夜趕來相助,你竟如此不知好歹!”

  陳落雪趁機在兄長耳邊道:“快走!王妃要殺人。”

  短短幾個字,讓陳黎心一顫,不敢置信地看向城樓之上。凌王妃真敢殺了陳方?不怕陳氏的報復?

  他腦子轉得飛快,這趟混水到底要不要淌?淌得值不值?

  轉頭看向陳星耀道:“陳欽差,我津州陳氏是接到您的通知,才趕來的。現在您說此事怎么辦?”

  陳方同樣看向陳星耀,不過眼神已經由得意變成鄙視,早就聽說陳星耀膽小如鼠。

  沒想到竟然膽小到會怕一個女人!老子都逼得她出城來接,你竟然還向她行禮!

  陳星耀看一眼陳方,突然拔出腰間長劍,一劍揮斷了綁著甲四的麻繩。

  隨即劍指陳方:“跪下,向王妃請罪!”

  陳方的人反應極快,立即拔刀支持陳方。

  而陳星耀帶的人同樣如此,齊齊拔刀,與陳方的人對峙。

  陳黎反應同樣很快,讓陳落雪退后:“你到安全的地方去。”他則拔劍站到陳星耀身后。

  一時城下出現很怪異的對峙局面,陳方以為是來馳援自己的欽差和津州陳氏,則成了他的敵人。

  他暗罵一聲,這群膽小鬼!

  陳星耀再次厲聲道:“放下武器,向王妃請罪!”

  陳方看向一直沒動的濟州陳氏,今天來的不是他的父親,而是他的二叔陳茴。

  他高聲喊道:“二叔,你也要看著這些人犯糊涂嗎?”

  陳茴一聲長嘆,看向城樓,高聲道:“凌王妃,難道你就是為了看我陳氏一族,相互殘殺嗎?”

  陳星耀做最后的努力,對陳茴說:“你最好勸陳方認罪,否則牽連陳氏滿門,你便是族中罪人。”

  陳茴心中冷笑,今日來的若是陳國公,他自然二話不說,聽其吩咐。

  但來的是你這個乳臭未干的小子,上次還是在我們兩州陳氏的幫助下,你才順利逃出幽州。

  今日回來,不思報恩,卻耀武揚威,要做凌王妃的狗!

  你想做狗,我們北方士族卻不想做!濟州陳家,更不會做!

  他不理陳星耀,再次高聲質問沈冬素:“凌王妃究竟意欲何為?難道要挑起北方內亂不成?”

  瞧,果然熊孩子背后是有一堆熊家人,無恥的人總能為自己開脫。

  沈冬素輕蔑一笑:“挑起北方內亂?你也太瞧得起你陳家了!”

  陳方有二叔撐腰,膽子更大了,怒罵:“姓沈小娘們,你要出爾反爾不成?”

  他正想說,敢出爾反爾,他就殺了甲四等人。

  回頭才發現,剛才趁亂,陳星耀已經將甲四等士兵,護到自己的隊伍之中。

  沈冬素本來還想多看一會戲,又擔心陳方發瘋,真傷了甲四等人。

  并且,城樓上的幽州將士和百姓,早就義憤填膺,快要忍不下去了。

  她手微抬,一支弩弓隊飛速上前,站在城樓邊緣,弩弓指向下方。

  與此同時,遠處再次傳來一陣馬蹄聲,眾人回頭,看到的并不是士族的護衛。

  而是一支幽州士兵和百姓,不同的是,這支隊伍中用馬匹拉了八口棺材。

  那場面極為詭異,八口薄棺在板上輕晃著,好像隨時會顛出里面的尸體一樣。

  士兵們將八口薄棺拉到城樓下,陳方等人皆注視著這一幕,不明白凌王妃這是玩什么花樣。

  那些被陳方請來的流寇,一看這陣勢,便決定要先逃。

  不料回頭一看,遠處的道路上,竟然豎起了無數面凌王旗。

  就在陳家內訌之時,幽州士兵竟然將這里包圍了起來!

  他們一時也不敢亂動,只寄希望于士族的威嚴之高,凌王妃不敢殺人。

  就在這時,聽那凌王妃高聲道:“陳欽差,這八人便是被陳方枉殺的普通百姓。”

  “本王妃且問你,枉殺平民,是何罪?”

  陳星耀心中一嘆,看來陳方是保不住了,這家伙太蠢,竟然沒看出來凌王妃有多憤怒,沒看出來他實則是在保他的命嗎?

  還有陳茴,他自認為自己表演的很好,旁人或許覺得他才是在保護陳方,只有陳星耀和陳黎隱約猜出來。

  他這哪是保護,明明是拱火,明明是巴不得陳方死在這里!

  陳方是濟州陳氏嫡系,且是獨子。他一死,這濟州陳家就由陳茴的兒子繼承。

  所以說陳方是個蠢貨,被親二叔拱火送死,也看不出來。

  陳星耀收劍拱手道:“回王妃,枉殺平民,鞭二十,流放千里。”

  城內傳來百姓絕望的哭泣聲,特別是這八個死者的家人。

  沒錯,長安律,士族殺平民,只是流放而已。

  所謂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從來都是一句愚民的空話而已!

  沈冬素冷笑兩聲,隨即高聲道:“甲四,我幽州律,士族枉殺平民,是何罪?”

  甲四一抹臉上的血,目光怨恨地看向陳方,好像用盡全部力氣嘶吼一般:

  “殺人償命!”

  沈冬素的聲音拔高:“伏擊幽州兵,是何罪?”

  甲四和他身邊的十一個士兵,齊聲高吼:“斬刑!”

  十二人同時喊道:“幽州鐵律,枉殺人者,斬刑!”

  沈冬素大聲問:“陳欽差,你聽到了嗎?”

  陳星耀做最后的掙扎:“凌王妃,陳方不是幽州人。”

  “但他殺的是我幽州百姓!”

  “嘩”的一聲,蹲守的弩弓手齊齊起身,只是一息而已,城墻上突然就出現幾百支弩弓,瞄向下方。

  瞬間,人馬皆慌,那些看苗頭的流寇,拍馬就逃。

  這時沈冬素高聲道:“幽州鐵律,流寇私闖幽州,是何罪?”

  數千將士齊齊高吼:“流寇臨城,斬首示眾!”

  那聲音仿有天雷滾滾之勢,驚的人心神皆震,滿城百姓寂靜無聲,下方陳氏各族面露駭色。

  而流寇首領才高喊一聲:“撤!”

  話音未落,就聽到陣陣箭嘯之音,劃破長安,帶著流星般的尾音,一箭箭射向流寇。

  箭法極準,沒傷一個陳氏各族之人,將那一百多流寇,全部射死于馬下。

  瞬間,鮮血染地,凄涼的慘叫之聲不絕于耳。

  饒是如此還不算震懾,更讓陳氏各族驚駭的是,城角門飛速打開,沖出一支持刀士兵。

  附著速度極快地沖向這些死去的流寇之中,一人一刀,割下流寇的頭顱。

  同時舉刀舉顱齊呼:

  “流寇臨城,斬首示眾!”

  這明明是極血腥的舉動,卻大大鼓舞了滿城百姓,讓他們第一次真切感受到,幽州城是能保護他們的。

  也不知誰帶頭,先從城下傳來低聲的回應:“流寇臨城,斬首示眾!”

  漸漸變成全城百姓都在振臂高呼:

  “流寇臨城,斬首示眾!”

  甚至一些婦人嚇的閉上眼睛,同時捂住孩子的眼睛,但在這股氣勢的感染下。

  大膽睜開眼睛,再看城樓之下,以前覺得無比強大的流寇,就這么被幽州兵輕松殺死。

  我們幽州士兵,才是最大強大的。

  直到這時,陳方才徹底慌了,熊孩子知道怕,第一反應自然是找家長。

  忙跑向陳茴:“二叔!”

  陳茴汗如雨下,喃喃道:“瘋子!這個女人就是個瘋子!”

  他的反應跟流寇差不多,一揮手喊道:“先撤!”

  陳欽差和津州陳氏都不中用,再留下來,這個瘋女人說不定真敢要他們的命!

  若只是要陳方的命,陳茴是不撤的,但看到那輪箭雨,他是真怕了。

  自己若被牽連,死在幽州,多冤枉啊!

  沈冬素看著陳茴和陳方等人跑,也不派兵追。

  陳星耀猶豫不決,是去追擊,還是等凌王妃吩咐?

  就在這里,城樓上敲起陣陣絞盤上鐵鏈的聲音,然后就聽凌王妃冷靜地道:

  “李念魚,行動。”

  李念魚早就迫不及待,他覺得那些流寇死在弩弓之下,都便宜他們了。

  因為留了全尸,就應該被炸死,死無全尸才對!

  他將投石機的射程調到最遠,點燃引線,用力一拉。

  ‘轟’的一聲巨響,大地煙塵驟起,沙火飛揚。

  這一炮射到陳茴等人前方,堵住了他們的去路。

  陳回只覺腦子嗡嗡地響,即為這神奇如天雷般的武器驚訝,又為凌王妃的果決驚駭。

  這一刻,他才徹底認清。

  她是真的要殺了自己啊!

  憑什么?我不過殺了幾個低賤的百姓而已。

  又一聲火藥轟來,陳茴立馬停下,不敢再沖。

  這火藥能將大地炸出深坑,這要炸到人身上,絕對炸得四分五裂。

  陳茴反應極為迅速,立即對陳星耀道:“陳欽差,我津州陳氏愿意議和,請你勸勸凌王妃,不要枉殺人。”

  陳星耀雖然鄙視陳茴的做法,但他也不想讓陳氏族人,跟幽州成了敵對關系。

  高聲對城樓上喊道:“凌王妃,可愿聽陳氏一言?”

  沈冬素手一揮,李念魚停下行動。

  陳茴立即指著陳方道:“此事系他一人所為,津州陳氏并不知情,還望王妃明察!”

  陳方又怕又怒:“二叔,你也怕這賤女人?你要我去死不成?”

  陳茴反應極快,飛速拔出腰間劍,刷刷兩劍,竟然將陳方的舊傷口割破。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