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文學網 > 古代我和贅婿兄長互換身份 > 第429章 合并兩縣,麾下再多十多萬民眾
  隨著城門打開,姜源武知道時候到了。

  一揮手,讓人迅速進城。

  此刻在他旁邊的兩個千總,猶豫了一下,也紛紛下達命令,并且第一時間進了城。

  姜源武稍稍松了一口氣。

  看著所帶的三千多人紛紛入城。

  他也最后進入了這開陽縣城內。

  隨著他進入之后。

  城門隨即慢慢的關閉。

  幾乎同時,進城的兵士也發現了不對勁,因為城門口附近甚是安靜,并沒有大批財物和人員需要轉移的熙攘場面。

  “大人,我們是不是被騙了?”

  “這肯定是陷阱。”

  “趕緊奪下城門,迅速打開城門。”

  “成防御陣型。”

  ……

  緊接著一道道聲音紛紛響起,是下面的各級武將自發下達的命令。

  唯有姜源武和旁邊兩個千總,并沒有出聲。

  很快附近的兵士也看出了三位大人的態度,一個個驚異不定,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轟隆隆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陣腳步聲紛紛的響起。

  很快從各個角落驟然間涌入了大批的守備軍兵士,看穿著正是青州府守備軍,人數足有三千多人。

  與此同時,城樓上也紛紛顯現出一個個守備軍兵士的身影,皆是拉弓搭箭徑直的瞄準下方的淮陽府守備軍。

  噠噠噠

  許元勝騎著馬在眾人的簇擁下走了出來。

  旁邊還有開陽縣縣令杜仲,縣丞陳康和縣尉趙駿。

  在城樓上。

  慕容瑤摩拳擦掌恨不得立即沖下去。

  “小姐,大人的命令,你不能下去。”旁邊幾個飛虎嶺的兵士紛紛開口道。

  “你們認為,我武功不行?”慕容瑤秀眉一挑,透出英武之氣。

  “大人只是關心小姐的安危。”

  “何況兩軍混戰,總歸暗箭難防。”

  “小姐還是不要讓我們為難,在軍中我們必須聽從大人的命令。”

  幾個飛虎嶺兵士拱了拱手,雖恭敬卻沒有絲毫讓路的意思。

  “好了,別離我太近,都擋住視線了。”

  “我不下去就是。”

  慕容瑤無奈的擺了擺手,總不能對父親當年的親兵出手,何況……,她估計也不一定打得過。

  這些親兵都是父親手把手教出來的。

  此刻下方城門口那片空地上,對峙的雙方守備軍兵士。

  “大人。”開陽縣縣尉趙駿拱了拱手。

  “去吧。”許元勝點了點頭,深深的看了一眼對面的姜源武,從其神色上并沒有看出驚詫之色。

  若非喜怒不行于色。

  那只有一個可能,對方早就料到了這里是陷阱。

  若是如此,他還帶兵來。

  只能說明,這表兄弟情意深厚啊。

  一個福廣縣縣令,是杜仲的家兄。

  一個淮陽府守備軍千總,是趙駿的表兄。

  都是互為臂助之勢,若非自己來,這倆弟弟就投靠淮陽府的兄長懷里了。

  不得不說,古往今來當官真是要靠血緣的,這在大勝也算很是普遍。

  一上來都是各地的一把手。

  幾乎封死了尋常民眾的上升之路。

  看來以后這邊境縣城的防御,不能交給這些有家族血緣的官宦之家。

  “表兄。”

  “是愚弟的錯。”

  “還請表兄命人放下武器。”

  “不管是青州府還是淮陽府,都是西川行省之兵,是我大勝的兵馬。”

  “切勿憑白內耗了。”

  趙駿彎腰過膝拱了拱手,稍后抬起頭時眸光內透著殷切和懇求以及一抹深深的自責,希望對面的姜源武能夠聽勸。

  若是姜源武聽勸,加上自己和杜仲從旁說和。

  他不但沒有罪,還會有功。

  也是趙駿想看到的。

  “放下兵器。”姜源武一揮手,屬于他的人左右看了看,稍后都紛紛的放下了兵器。

  “放下兵器!”

  “放下!”

  另外兩個千總也紛紛下達命令。

  在此局勢下。

  大家并沒有死仇,又毗鄰之府的守備軍兵士,只是略微猶豫,稍后就紛紛的放下了兵器。

  趙駿長舒了一口氣。

  “諸位就先留在開陽縣做客。”許元勝看了一眼這些守備軍兵士,近日算是經常見面了,戰斗力一般般吧。

  即然老實配合,他也沒有難為對方。

  相比于這些已經養成了習性的兵士,他更在意的是福廣縣以及紫陽縣民眾能夠順利入青州府境內。

  稍后這三千兵士被紛紛的帶入了守備軍大營內,沒有了他們在邊境線的阻攔,兩縣民眾入青州府就更快了。

  許元勝進入了開陽縣衙門里。

  “卑職開陽縣縣令杜仲見過府丞大人。”杜仲恭敬行禮。

  “卑職……陳康見過府丞大人。”

  “卑職……趙駿見過府丞大人。”

  陳康和趙駿也紛紛行禮。

  “三位這次做的不錯。”

  “一舉拿下淮陽府三千守備軍。”

  “福廣縣民眾若能順利入境。”

  “你們之前過錯一筆勾銷,還是大功一件。”

  許元勝點頭一笑道。

  “是我等該做的。”杜仲,陳康和趙駿三人拱手道。

  “好了,言歸正傳。”

  “福廣縣民眾入青州府,諸位打算如何安置?”

  許元勝直言道。

  此話一出,杜仲,陳康和趙駿皆是沉默片刻。

  “城內安置城內。”

  “城外安置城外。”

  “如此也能讓兩縣盡快融合,大人意下如何?”

  縣丞陳康猶豫了一下道。

  “如此倒能盡快融合,穩定。”趙駿也點了點頭。

  “不可!”杜仲突然道。

  “哦,杜縣令有什么好的想法?”許元勝點了點頭。

  “福廣縣和開陽縣距離過近。”

  “若一旦知道瘟疫是假,定然思慕故土,一旦把福廣縣民眾留在這里,他們想回去就太方便了。”

  “最好把福廣縣遷入青州府內部,最好是靠近大縣,令其感受大縣之繁榮和富饒,久而久之就不會想著回去了。”

  “也能從一方面,讓其從心里感恩青州府,感恩大人。”

  杜仲拱了拱手道。

  “我思慮一下,覺得如此更好。”縣丞陳康立即改口道。

  “大人,我也覺得如此最好。”縣尉趙駿也急忙附和。

  媽的,怎么忘記這一茬了。

  反正他們不可能留在開陽縣,何必出點子把福廣縣之人留在開陽縣。

  真是疏忽了。

  “那就把人遷入錢江縣吧。”許元勝沉吟道。

  “大人英明。”杜總附和道。

  陳康和趙駿也紛紛附和。

  “在安排你們三人之前,還有一件事需要你們去做。”

  “紫陽縣的人即將入青州府。”

  “就留在這開陽縣即可,你們做好安頓。”

  許元勝突然道。

  “紫陽縣?”

  “敢問大人,是淮陽府的紫陽縣嗎?”

  杜仲一愣。

  陳康和趙駿也是一怔。

  他們沒有操作紫陽縣的事啊。

  許元勝點了點頭,沒有解釋。

  “是!”杜仲,陳康和趙駿紛紛點頭應下,心里卻波瀾起伏,這淮陽府虧大了,沒有想到眼前的許大人,還另有安排。

  萬幸他們順利把福廣縣,拉入青州府了。

  “諸位隨我去迎迎福廣縣和紫陽縣的兩地民眾吧。”許元勝起身,朝著外面走去。

  很快整個衙門也紛紛動了起來。

  一方面安頓好城內民眾。

  一方面打開了城門。

  眾人出城朝著城外行走了數里路,已經能看到一道道打著火把的身影,猶如一道長龍一般從山腳各處紛紛走了出來。

  在其旁邊早就有了許元勝安排的兵士護持著。

  沒有了淮陽府守備軍的阻攔。

  近乎是暢通無阻。

  一起朝著開陽縣城的方向趕了過來。

  畢竟人很多,走路很慢。

  待天蒙蒙亮之后。

  鄧源騎著馬先一步趕了過來。

  “大人。”

  “福廣縣和紫陽縣的民眾,已經悉數進入了開陽縣境內。”

  鄧源拱了拱手大聲道。

  許元勝點了點頭。

  這個時候粱老村長等幾十個村長也趕了過來,卻沒有敢冒然的沖過來。

  “辛苦諸位村長了。”

  “粱老村長,有勞了。”

  許元勝笑著親自走了過去,頗為熱情的緊緊的握著了粱老村長的雙手,重重的握了握。

  “一切有賴于大人。”

  “若不是淮陽府守備軍不在。”

  “紫陽縣的村民們也不敢冒然徑直入開陽縣境內。”

  粱老村長笑著道,原本是打算是從山里往南走,再繞路回開陽縣境內,不過沒有了淮陽府守備軍的阻攔,就直插走出來,減少了足足一大半的路程。

  “不。”

  “你們的功勞最大。”

  “我不過是做了一些份內的事。”

  許元勝笑著道,然后又目視著旁邊幾十個村長,若非這次開陽縣城外這些村子的人大批入了紫陽縣境內。

  更是火燒了那些草藥。

  又適逢瘟疫的震懾。

  想帶大批紫陽縣民眾入青州府,并不易。

  這紫陽縣和福廣縣不一樣,紫陽縣民眾是來了就沒辦法回去,因為大批草藥被燒,回去就要被問責,加上留在這里也能進一步擴大草藥的影響,生活只會更好。

  所以他把紫陽縣民眾留在開陽縣。

  福廣縣民眾則是遷入錢江縣。

  許元勝望著密密麻麻的身影,一眼看不到邊,老幼婦孺青壯皆有,可謂是拖家帶口,舉家搬遷。

  “粱老村長,紫陽縣的人你們都熟。”

  “是誰帶過來的,就先行帶回你們所在的村里。”

  “然后核查出人數。”

  “妥善安排吃住。”

  “所有花銷皆有府城承擔。”

  “這些銀子你先拿著。”

  “若有不足,事后再行補缺。”

  許元勝掏出五萬兩銀票,塞到了粱老村長的手里。

  “大人,使不得,使不得。”

  “紫陽縣的村民們,過來的時候都帶有糧食。”

  “至于住的地方,村子里隨意擠一擠,就有住的地方了。”

  “咱們靠著大山,過幾日就能蓋好房舍。”

  “用不了這么多銀子的。”

  粱老村長急忙推辭。

  “聽我的。”

  “這個時候不能苦了這些民眾。”

  “畢竟對待他們,我們是有虧欠的。”

  許元勝把銀票放到粱老村長的手里,直言道。

  “大人,放心。”

  “我一定妥善安排好。”

  粱老村長很快就明白了,紫陽縣發生的一切眼前的大人應該都知道了,就沒再推辭,確實是有虧欠這些入了冬,還要舉家遷移的紫陽縣村民。

  有些話又不能明說。

  只能現在先彌補一下。

  很快粱老村長就和周邊村長商量了一番之后,就開始分散帶著紫陽縣一個個村子開始往各個村離開。

  只剩下福廣縣的民眾的。

  此刻福廣縣縣衙的三大主官也齊齊走了出來。

  正是縣令杜有道,縣丞朱雷,縣尉鄭光,另外還有守備軍千總高震。

  “許大人,這是家兄杜有道。”杜仲上前介紹道。

  許元勝點了點頭,有能力啊,能裹挾一個縣的兩大主官還有守備軍千總,外加上數萬民眾一起入青州府。

  “兄長,這位就是青州府府丞,青州衛指揮使許元勝大人。”杜仲正色道。

  “卑職見過許大人。”杜有道上前恭敬道。

  “卑職見過許大人。”隨后縣丞朱雷,縣尉鄭光以及守備軍千總高震,也皆紛紛拱手拜見。

  后者三人也最終明白,福廣縣瘟疫完全就是一個幌子。

  把他們也給誆騙了。

  可那個時候,守備軍千總高震是杜有道的人。

  饒是朱雷和鄭光是福廣縣兩大主官,也只能被迫跟著來到了這青州府。

  “四位不用客氣。”

  “既然入了青州府,以后就是青州府人。”

  “對于福廣縣的安置,會放到錢江縣,那也是我青州府第二大縣,臨近府城,想來也能讓福廣縣民眾有一個更好的生活環境。”

  許元勝直言道。

  “多謝大人體恤福廣縣民眾。”杜有道更為恭敬的拱手感謝,這也是他的心病,畢竟福廣縣是他主政多年的地方。

  感情肯定有的。

  帶他們來到青州府,是為了杜家。

  從心底而言,是虧欠福廣縣民眾的。

  “我看的出來,你是真心關切福廣縣民眾,在民眾中官聲頗好。”

  “到時候你依然主政這些人。”

  “希望到了錢江縣那邊后,你能讓他們盡快安頓下來,恢復生活。”

  許元勝笑著道。

  “卑職一定盡力而為。”杜有道微微一愣,還以為這次過來,哪怕有功,也要和治下這些民眾分開。

  卻不曾想,還會讓他繼續治理所帶的這些人。

  “至于你們,之后也會盡快落實你們的職務。”許元勝看向余下的朱雷,鄭光和高震三人。

  “是!”三人皆領命。

  “接下來先把民眾安置進城。”許元勝頷首道,目光望著福廣縣民眾的一道道面龐,并沒有多慌亂。

  看來是很信任杜有道。

  不錯,為官如此,可堪大用!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