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文學網 > 古代我和贅婿兄長互換身份 > 第430章 進一步搜刮,敲打高平和平南兩縣
  天完全亮后。

  許元勝在開陽縣衙門里,招見了杜有道等福廣縣衙門的主官。

  “福廣縣的人口,都統計出來了沒有?”許元勝直言道。

  “大人,已經匯總完畢。”

  “此次總共入開陽縣人口,共計七萬八千四百二十五人。”

  “和我們福廣縣前兩年統計的人口數目相比,還要多了一萬多人。”

  杜有道捧上一份冊子。

  “辛苦了。”許元勝翻閱著冊子,先看了看城外各個村子,差不多都來了,城內的一些商戶等也悉數來了。

  能湊這么齊備。

  完全有賴于瘟疫的震懾。

  只是可惜了,福廣縣城外還有一茬莊稼已經栽下,以及城內一些貴重但體積大的物什,并沒辦法運過來。

  不過,人來了就好,不能貪心。

  “依你們對福廣縣周邊各縣的認知。”

  “此次瘟疫,是否會破使周邊各縣的民眾,也往山里跑?”

  許元勝直言道。

  “我想……不大可能。”

  “人口和城池,是一個主官必須把持的。”

  “對方應該只會封閉官道,關閉城門,不會任由大批民眾往外跑。”

  “不過畢竟現在每縣的兵力匱乏,差役更是非夏銀秋糧幾乎不出城門,對于外面的村民而言。”

  “他們若想跑進山,機會還是很大的。”

  “就看他們是否愿意舍棄田地,舍棄身份了。”

  杜有道沉吟道。

  “我覺得……。”這個時候旁邊一個中年男子干咳了一聲,他正是福廣縣縣丞朱雷。

  “但說無妨。”許元勝頷首一笑。

  “杜兄剛剛說的只是淪為流民的嚴重后果,大部分村民肯定畏懼淪為流民,失去田地,身份,擔上罪責。”

  “但是短時間內進入山里躲避瘟疫,還是大有可能的。”

  “畢竟福廣縣和紫陽縣動靜那么大,附近的德源縣和盛澤縣城外民眾,肯定感受到了動靜,定然有不少人躲進了山里。”

  朱雷正色道。

  “倒是大有可能。”杜有道想了想,最后點了點頭。

  眾人也都看出了,眼前的青州府府丞許大人,很在意人口,特別是城外人口,此舉定是要順勢拉攏更多淮陽府民眾入青州府。

  把握的時機,很精準。

  也膽子,足夠大,就不怕逼急了淮陽府。

  “杜縣令,朱縣丞。”

  “你們二人可愿聯絡一批福廣縣外的村長們,再入大山里,幫我收容這些民眾。”

  “可許諾他們四點。”

  “第一,許依青州府身份。”

  “第二,安家費每人一兩。”

  “第三,每戶上等田兩畝,中等田三畝,下等田五畝,共計十畝田地,并可免一年夏銀秋糧稅。”

  “第四,凡忠誠可靠者,可入后備差役和進入守備軍為兵。”

  許元勝直言道。

  “是。”杜有道和朱雷皆是領命道。

  “福廣縣縣尉鄭光。”許元勝看向后面站著的一個魁梧漢子。

  “卑職在。”鄭光上前道。

  “約束好入城的福廣縣民眾,解決吃喝用度。”

  “更要防范宵小作亂者。”

  “我希望在你們前往錢江縣這段時間內,不要發生動蕩,更不要影響了開陽縣城內民眾的正常生活。”

  許元勝道。

  “是。”鄭光領命。

  “福廣縣守備軍千總高震,從旁協助鄭光。”許元勝說道。

  “是!”高震領命。

  稍后杜有道和朱雷在五百鐵血軍的護持下,帶著上百名福廣縣城外村長,再次前往大山里。

  與此同時。

  粱老村長等村長來到了衙門里。

  “粱老村長,你們此刻過來,難道是紫陽縣民眾,那邊出了亂子?”許元勝臉露正色道。

  “紫陽縣民眾,已經安頓好,并沒有出亂子。”

  “小老兒這次來,是想詢問大人一件事。”

  粱老村長猶豫了一聲道。

  “老村長,直說無妨。”

  “這次城外的諸位村子,立下了大功,當初我的承諾,依然有效。”

  許元勝笑著道。

  “大人誤會了,我們不是來索要好處的。”

  “就是我們城外村子常常前往淮陽府,對那邊頗為熟悉。”

  “我估計又是瘟疫,又是福廣縣和紫陽縣民眾入青州府。”

  “福廣和紫陽兩縣旁邊幾個縣肯定也是心思不穩。”

  “我想詢問大人,我等能否嘗試著再拉攏一些人過來?又該許諾什么條件?還請大人示下。”

  粱老村長不敢再耽擱,怕許元勝誤會他們是來索要好處,就急匆匆的道出了來此的目的。

  “老村長真是智慧過人。”

  “若非老村長需要把持梁家村,我定要招老村長入開陽縣衙門當值。”

  許元勝即是夸贊,也是心里確實認可。

  “謝大人夸獎。”粱老村長頗為有些不好意思。

  “你們若要去,務必注意安全。”

  “至于許諾什么條件,在你們來之前我已經派了福廣縣縣令和縣丞一并入了大山里,具體條件如下……。”

  “你們就按照這個條件即可。”

  許元勝如實道。

  “是,大人。”粱老村長點了點頭,條件和之前拉攏紫陽縣差不多,只不過規定了多少畝地罷了。

  眾村長也連連點頭,這份條件不錯了。

  大部分村民也就土地值錢,除此之外最擔心的還是孩子的未來,加上每人一兩銀子的安家費。

  不少了。

  何況每人一兩,尋常每戶家里都有三五口人的,那就是三五兩的安家費,還免除了一年的夏銀秋糧。

  連他們都頗為心動。

  很快這些村長們紛紛離開。

  許元勝沉吟,給予這些村子的好處也需要盡快落實了,即能進一步激發他們的奮進之心。

  也能以安他們的心。

  不過按照之前的承諾,這次怕是要扔出去幾十萬兩銀子了,人多了,開心。

  這銀子花的,也是夠多的。

  晌午的時候。

  忽然間外面有人傳話。

  高平縣和平南縣兩地衙門主官和守備軍千總,前來拜見。

  “倒是消息靈通。”

  “讓他們進來吧。”

  許元勝平靜道。

  很快兩縣衙門共計六大主官以及兩個守備軍千總,共計八個人紛紛入了開陽縣衙門后院。

  看到坐在院子里的許元勝。

  “卑職高平縣縣令……。”

  “卑職高平縣縣丞……。”

  ……

  “卑職平南縣縣令鄭輝……。”

  ……

  八個人紛紛自報出處,齊齊拱手過膝。

  過了半晌。

  不見有人回話。

  八個大人臉上都是冒出了汗水,后背不自已的都浸濕了,哪怕現在入了冬季,對于八人而言,并不見清涼感。

  “八位來的這么齊。”

  “看來是守望相助,做好了一旦府城問責,你們兩縣欲一起反了青州府的打算。”

  許元勝淡淡道。

  “大人,卑職對天發誓,絕對沒有如此不臣之心。”高平縣縣令王子安撲騰一聲跪在地上,指天發誓大聲道。

  撲騰!

  撲騰!!

  余下的七個人也紛紛跪在地上,大聲喊著不敢啊。

  “難道你們兩縣,也被邊軍殺手脅迫了?”許元勝眉頭一挑道。

  “是,大人說得對。”

  “那邊軍殺手甚是可惡啊,我等實在是無力反抗啊。”

  “得聞開陽縣動蕩,我掛念大人的安全。”

  “這才率衙門差役奮力反抗,終于打退了那些邊軍殺手。”

  “請大人原諒,高平縣馳援來晚了。”

  高平縣縣令王子安砰砰砰的磕著頭,嘴里氣息不穩的循著許元勝的話,開始念起不易。

  “一派胡言。”

  “憑你那些差役,打的退邊軍殺手?”

  “你們真以為我沒有理會你們兩縣,就完全置之不理,沒有安置探子?”

  “到現在還敢滿嘴謊言。”

  “我看你是認為,府衙不敢殺一縣主官。”

  許元勝嘭的一聲,一巴掌拍在石桌上,力勁穿通直接打的那石桌一角裂成了碎石,啪啪啪的裂開。

  “大人。”

  “我乃平南縣縣令鄭輝。”

  “我一時糊涂,畏懼府衙降罪,關閉了城門并欲往淮陽府。”

  “是我的錯。”

  “我平南縣有邊軍殺手十二人,我是趁亂偷偷跑出來的。”

  “平南縣縣衙和守備軍,皆大罪。”

  “我平南縣愿將功補過,淮陽府給予我平南縣主官等人共計八萬兩銀子,并許諾一縣之主官。”

  “我等愿全部捐獻給府衙,依贖其護城守土不利之罪。”

  “我鄭輝變賣家產,共得銀四萬五千兩,也欲捐獻給府衙。”

  平南縣縣令鄭輝跪在地上,主動認罪。

  “我平南縣縣丞……變賣家產,得銀三萬兩,愿捐獻給府衙。”

  “我平南縣縣丞……變賣家產,得銀兩萬五千兩,愿捐獻給府衙。”

  “我平南縣守備軍千總……,得銀兩萬兩,愿捐獻給府衙。”

  平南縣的縣丞和縣尉以及守備軍千總,也皆是跪在地上,從懷里都掏出了一沓子銀票,攤開手掌放置頭頂上。

  真以為就區區二十萬兩銀子了嗎?

  “另平南縣縣城內各街道商戶,有感于府衙不易,民眾不易。”

  “共籌銀十五萬兩,米兩千袋,面三千袋……各類等物資,共計三百五十車,請許大人派兵入平南縣滅了那邊軍殺手,接管平南縣,運走諸上物資。”

  “愿青州府蓬勃發展。”

  “愿兩府邊界之地,能夠盡快恢復平定。”

  平南縣縣令鄭輝再次高聲喊道。

  一旁的高平縣主官們,頓時傻眼了,更是咬牙切齒恨不得弄死了平南縣的這四個人。

  媽的,大家來的時候。

  怎么不說,你們備了這么多銀子和物資啊。

  平南縣的物資和銀子多嗎?

  不多,但也不少。

  但高平縣絕對湊的出。

  但是現在這么一對比。

  高平縣胡言亂語,沒有認罪之實際表現。

  反觀平南縣卻是主動認罪,又是銀子又是物資的,這誠意一對比,就當即高下立判了。

  “來人!”許元勝淡淡道。

  “大人,我們高平縣也有意捐獻……。”高平縣縣令王子安急忙開口。

  “大人,我們也愿意……。”

  ……

  高平縣另外三人也紛紛欲開口。

  很快一隊鐵血軍兵士走了進來。

  “把高平縣四人押入大牢,等候處置。”許元勝擺了擺手,嘴角透著一絲冷意,給你們機會表現。

  你們不珍惜。

  現在想捐獻了?

  我自己拿,只會更多,難道不香?

  很快一隊鐵血軍兵士就把高平縣四人抓走。

  一旁跪在地上的平南縣四人,顫顫驚驚,不敢抬頭,更不敢開口幫其求情,這個時候死貧道不死道友啊。

  “你們四人起來吧。”許元勝深深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四人。

  這個時候若是一棍子打死高平縣和平南縣。

  倒也不是不行,罪名多的是。

  但不利于府城北部十縣的穩定。

  若不打壓一個,倒是顯得府衙軟弱,也不利于震懾府城北部十縣了。

  也算平南縣走運。

  “謝大人。”平南縣縣令鄭輝等人這才紛紛起身。

  “你們的罪責,你們心里明白。”

  “放了你們,也并非是銀子的事。”

  “算你們走運吧,有一個高平縣頂在了你們前面。”

  許元勝直言道。

  “卑職明白。”

  “卑職接下來定然完成大人的所有交代,穩定平南縣秩序之后,再靜待大人的責罰。”

  “不管大人如何責罰,卑職都會欣然領命。”

  平南縣縣令鄭輝恭敬道。

  其余四人也皆是誠懇表態。

  “我會派人幫你們肅清城內的邊軍殺手。”

  “回到平南縣之后,要依穩定民心為主。”

  “關于府衙決策文書,派人詳盡的向城內和城外的各個村子詳盡闡述。”

  ……

  許元勝說道。

  “是,大人。”平南縣縣令鄭輝連連點頭,嘴里更是默念許元勝說的話,一字不漏的背出來。

  “去吧。”許元勝看了一眼這位一縣之首的主官,不得不說,能力多大不好說,但揣摩上意,還是有一手的。

  “卑職等告退。”鄭輝等人把銀票放到桌上,才慢慢往后走出幾步之后,才是彎腰轉身走出了院子里。

  許元勝看了一眼那銀票,三十五萬兩。

  不得不說,哪怕邊境處的縣令,也是不缺銀子的。

  貧困的只是廣大民眾。

  “來人。”

  “派人接管了高平縣,把縣衙三大主官和守備軍千總之府邸,全部抄沒。”

  “甄別高平縣所有商戶,是否和淮陽府官方有私通的關系,凡有牽連者,若自愿上交一半財物,可給予一次將功補過的機會。反之,一經查出,沒收所有家產,凡成年男丁服徭役三年。”

  許元勝沉聲道。

  “是!”很快一隊鐵血軍兵士領命。

  “銀兩這次應該夠了。”許元勝敲打著桌面,對于高平縣商戶的處置,很簡單明了。

  只要高平縣衙門三大主官加上守備軍千總被抄家。

  再加上對于高平縣商戶徹查的通告,一經發出。

  那些商戶們自然知道意味著什么,大概率會主動上交一半家產。

  這東西不用查。

  兩府交界處的商戶們,相比于普通民眾,那個個都是精明人,怎么可能不給自己留后路?怎么可能不聯系淮陽府那邊?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有人傳話。

  “我親自去迎。”許元勝驟然站起身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