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文學網 > 將軍夫人惹不得 > 第1978章 哥哥,我吃好了。
  天已經大亮,宋子凌看著面前坑著夾了肉醬的燒餅的南宮夭眉頭緊蹙。

  眼下她記憶全無,連自己姓啥名誰都不知道,還身受重傷,該如何安排她呢?

  他要趕回皇城過年,一路顛簸,她身上的傷怕是受不住的。

  把她送去官府,讓官府去找她的家人?

  這個想法冒出來沒多久后,便被宋子凌給否定了。

  他此次出行不能暴露身份,也不能以身份,讓當地官府的人,對她多加照拂。

  且她又記憶全無懵懂似孩童,還是個小有姿色的女兒嫁,若這地方官府之中有那心術不正之人,豈不是害了她?

  找戶人家將她安置,亦是如此,知人知面不知心,不是自己人,他實在是無法放心。

  若不是他已經離開江州地界很遠了,他都想把人送回江州,拜托娘親照看一二了。

  而且,哪兒還有齊叔叔在,說不定還能治好她的失憶癥,讓她回到家人身邊去。

  南宮夭大口大口地啃著燒餅,偷偷用余光看宋子凌,心知他現在是在為如何安置自己發愁呢。

  不用管他有什么想法,她肯定都是要跟著他一起走的。

  皇城乃天子所居之處,跟著他去皇城也更加的安全一些。

  等到了皇城她再離開,在皇城之中尋個地方,隱姓埋名好好精進武藝,想辦法為南宮家上下三百一十八口人報仇。

  她以前一直覺得自己挺厲害,可真遇到了事,卻只能被全家上下護在身后。

  是父親,母親,阿姐還有師兄們,拼了性命,才送她一個人逃出生天的。

  想到此處,南宮夭啃餅子的動作都慢了下來,亦十分后悔幼時沒能好好練功,在家逢大難時,不但沒有幫上忙,反而還成了拖累。

  “可吃好了?”宋子凌看著已經把餅子吃完的南宮夭問。

  后者瞪著天真無邪又帶著些不安的大眼睛,用力點了點頭,“哥哥,我吃好了。”

  哥哥?宋子凌的眼角抽了抽,他記得南宮夭比自己大來著,這還是她說的。

  不過,她現在記憶全無與孩童無異,會開口叫他哥哥也很正常。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南宮夭喊他哥哥,只是為了不被他丟下而已。

  “那我們走吧。”宋子凌扶著披著他的狐裘的南宮夭往外走。

  這破廟里什么都沒有,她又身受重傷,自然是不能一直在破廟里頭待著的。

  不管怎么樣,還是得先進城,找個客棧住著,再找大夫好好給她瞧瞧傷。

  宋子凌先將南宮夭扶上馬,上馬時扯到身上的傷口,痛得南宮夭咬緊了后槽牙。

  她本想忍住的,但想起自己現在的人設是一個,失去記憶的懵懂少女,便喊著痛,哭了起來。

  “痛,好痛呀~”

  面對女孩子的眼淚,宋子凌顯得有些手足無措,最后還是從包袱掏出牛肉干來才將人的眼淚哄好。

  看到南宮夭含著眼淚嚼牛肉干,宋子凌很明顯地松了一口氣,翻身上馬。

  在他坐在馬背上那一刻,前頭的南宮夭身體明顯僵硬了一瞬,她還是頭一回與除了親人以外的男子同乘一騎呢!

  一時之間不但很不習慣,還有些不好意思。

  但眼下只有一匹馬,她們也只有同乘一騎,若是讓宋弟弟走路,她們還不知道要走到什么時候,才能到達城鎮。

  她身上臟死了,她也想快些到達城鎮,住進客棧,好好擦洗一番。

  宋弟弟坐在她身后,應當是能聞到她身上的味兒的,想到這個,南宮夭的臉更紅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