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文學網 > 開局合歡宗被師姐拿捏命脈 > 第559章 遙遙,其實我還是有一點點強的
  知道對手是君風雅以后,林風眠雖然不明白為什么她要殺自己,但總算不再是兩眼一抹黑了。

  就在這時候,幾聲低咳傳來,幽遙悠悠轉醒,吐出了一口墨色的血水。

  林風眠問道:“你怎么樣?”

  幽遙有些難受地喘息片刻,才緩緩道:“死不了,但估計也差不多了。”

  “你放我下來,你有什么手段就用,那兩人都沒死,你跟我一起逃不掉的。”

  林風眠輕聲問道:“我逃了以后,你呢?”

  “我會給你拖延時間。”幽遙平靜道。

  “你拖延了時間,我又能跑多遠?”林風眠有些無奈。

  幽遙不說話了,只是輕輕咳嗽了幾聲,一臉痛苦的樣子。

  “能活一會是一會。”

  林風眠啞然失笑道:“與其費盡心思茍延殘喘,我還不如臨死前再快活一次呢!”

  “反正眼前有個美人,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啊,遙遙你說是不是?”

  幽遙沒想到這家伙死到臨頭還想這事,一時之間啼笑皆非。

  她也不知道該佩服他泰山崩于前不變色的勇氣,還是該罵他色鬼投胎,精蟲上腦。

  她有氣無力瞪了這個色中惡鬼一眼,沒好氣道:“我身上都是毒,你不怕死試試?”

  林風眠無奈笑道:“有機會的話,但目前似乎不合適,因為我不喜歡有觀眾。”

  幽遙聞言看向后方飛來的長虹,不由嘆息一聲,掙扎著從他身上下來。

  “我為你爭取時間,你有辦法就快逃,少在這里口花花了!”

  一道魁梧的身影從后方掠出,一錘砸向林風眠,怒喝道:“死!”

  幽遙強提靈力,手中鏈蛇軟劍如同蜘蛛網一般交錯在身前,硬扛了一擊。

  她臉上一陣青一陣白,忍不住張口吐出一口毒血,有些搖搖欲墜的樣子。

  林風眠連忙扶著她,皺眉道:“你沒事吧?”

  幽遙握緊了手中的鏈蛇軟劍,有些無奈道:“你看我像沒事的樣子嗎?”

  林風眠嘴角微微一笑,將她拉到自己身后,淡淡道:“知道自己有事還呈什么強,乖乖在我后面站著。”

  幽遙都懵了,這小子這么勇的嗎?

  已經色膽包天到了臨危不懼的地步?

  那大漢來到兩人面前,正打算動手,卻被老三給阻止了。

  老三的元嬰垂涎地看著林風眠道:“老大,這小子長得真不賴,要不你讓我奪舍了這小子吧?”

  壯漢冷哼一聲道:“老三,你別節外生枝,還是盡快殺了他為妙。”

  他殺氣騰騰走來,林風眠連忙抬手阻止。

  “反正都要死,不如告訴我是誰讓你們來的?讓我當個明白鬼?”

  壯漢冷笑道:“小子,少拖延時間了,想知道,下去問閻王吧!”

  林風眠突然問道:“是平庸王君風雅吧?”

  壯漢愣住了,林風眠卻已經從他眼中看出了答案,微微一笑道:“果然是她!”

  “我跟你們走,你們帶我去見她,我有話要跟她說!”

  壯漢眼中殺意更盛了,獰笑一聲道:“小子,主上是要你死,可不想見你!”

  他一步步向著林風眠兩人走來,氣息鎖定了林風眠兩人。

  幽遙如臨大敵,再次想走到林風眠前面,卻被他攔住了。

  林風眠伸手護住幽遙,風輕云淡道:“遙遙,別急啊,其實我還是有一點點強的。”

  這話一出,場中三人都愣住了,特別是幽遙,剛剛林風眠提醒她的事情還歷歷在目。

  那老三的元嬰忍不住哈哈大笑道:“小子,你被嚇傻了嗎?”

  林風眠風輕云淡,拿出一壺酒直接喝了起來,笑道:“嚇傻?我要帶她走,沒人能攔我。”

  他把那精致的酒壺砸在地上,搖了搖頭道:“還是假酒有味道,真酒差了點。”

  “你們誰先來送死?”

  他眼神冷冽,四周似乎有一股風暴在醞釀,將他的長發和衣袍吹動。

  所有人都感覺到天地似乎陰沉了下來,仿佛有什么怪物正在蘇醒一般,有種面對天威的壓迫感。

  壯漢看著高手風范十足的林風眠,不由心頭一沉,忌憚不已。

  這氣勢,這眼神,不像是裝出來的!

  難道?

  他其實是某個深藏不露的高手?

  他正打算出手試探,就見林風眠猛地一抬手,喝道:“劫來!”

  壯漢先是被嚇得一哆嗦,而后瞬間臉色大變。

  “不好,上當了,這小子想渡劫!”

  他丟下那老三的元嬰,呼嘯著向林風眠飛來,打算在天劫降臨前了結了林風眠,但還是晚了一步。

  林風眠什么人,早在跟他們聊天的時候已經溝通天劫。

  他喊話裝逼的時候,其實天劫已經降臨。

  眾人感受到的天色陰沉,有什么蘇醒是真的,但卻是天劫的氣息。

  只見一道劫雷從天而落,向著林風眠劈來,氣勢浩大。

  壯漢急忙剎車,唯恐落入了天劫范圍內,被天劫給鎖定。

  但林風眠不退反進,主動向那老三的元嬰掠去,主打一個趁你病要你命。

  老三的元嬰本就虛弱,面對天劫更是慌得不行,驚叫一聲就想跑。

  幽遙抓住機會,手中軟件一劍斬出,瞬間將那元嬰給斬成兩半。

  但這一擊已經徹底掏空她的力量,無力跌倒在林風眠懷中。

  老三的神魂從元嬰中飛出,化魂霧向外逃去,心中對林風眠兩人恨意那是滔滔江水一般。

  如果元嬰還在,他奪舍以后可以發揮以前八成實力。

  雖然靈肉無法合一,肉身不協調,卻可以省去大量修煉時間。

  但如今元嬰被毀去,他一身修為付諸東流,奪舍也只能從煉氣開始修煉了。

  “小子,我記住你了。”

  林風眠仗著肉身強悍,任由天劫打在身上,仍舊盯著那老三的神魂。

  “記住我了?那我可饒不了你了!”

  他伸手虛握,運轉天詭門所學的招式,冷喝道:“拘靈遣魄!”

  老三沒想到在這里還能遇到專門針對神魂的手段,頓時驚叫不已。

  但任你本事滔天,只剩下一道神魂也是無可奈何。

  一道道魂光向林風眠手中匯聚而來,很快他的神魂被林風眠握在手中,求饒不已。

  “小子,大哥,你饒我一命,我可以給你當牛做馬!”

  林風眠只是冷冷一笑,手中猛地一握!

  “滅魂!”

  老三瞬間神魂俱滅,壯漢悲呼道:“老三!”

  他目眥盡裂地瞪著林風眠,一字一頓道:“小子,我勢殺你!”

  林風眠摟著幽遙,拿出一張符紙夾在指尖,淡然笑道:“行,我等你!”

  嗖的一聲,林風眠兩人瞬間消失在了壯漢面前,看得他目瞪口呆。

  天上的劫雷也突然破開虛空,不知道追哪里去了。

  “小挪移符?”

  壯漢臉上難看,四處尋找,卻沒有找到林風眠。

  但他憑借幽遙身上的血氣,還是很快鎖定了方向,向林風眠兩人追去。

  “你跑不掉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