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文學網 > 李鋒秦卿免費閱讀 > 第4643章 和分舵主見面

“可你也應該知道一個道理,偏安一隅,空房這件事情有詐,他們或許是聯合起來欺騙你的呢!”
陳琴不懂什么大道理,只知道這件事情不能做。
而且,她的兒子安安分分的在這里待著,就沒有任何人能夠傷害了他們。
但如果他們出手了,那就會被對方抓住把柄,就會有影響。
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她也可以請求家主的幫忙。
陳琴滿臉關切的看著自己的兒子,他只希望母子二人能夠過上平靜的生活。
當年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她也不想再記恨,甚至也不想再報復回去。
陳琴還是放心不下自己的兒子,更不想讓他受委屈。
皇甫煥聽到母親的話,心中有些不忍,但是轉頭看著母親臉上的傷痕,心中更是憤恨不已。
皇甫煥還記得當初的那件事情。
甚至現在回想起來,還有一種歷歷在目的感覺。
他原本以為,自己的生活幸福美滿,有一個疼愛并且忙碌的父親,母親卻時常的陪伴在左右,這也讓她感受到了童年的快樂。
可是沒有想到,有一天,一個女人突然闖入,帶了一堆的黑衣人,出現在他們的房子當中。
那個時候他特別的恐慌,希望父親能夠來救他,甚至還試圖打電話去求救。
可沒想到那個女人出現之后,看了一眼自己的母親,隨后就開始咒罵著。
母親則是只能被迫跪在地上求饒著。
皇甫欣那個時候,就表現出了惡毒的一面試圖,想要處決他們母子。
皇甫煥回想起當初的那塊,被燒紅的烙鐵,那塊烙鐵本來是要戳到他的臉上的。
只是母親拼死相護,最終母親臉上留下了疤痕,自己總是幸運的活了下來。
自從那件事情之后,父親就沒有出現過,但他們母子卻被迫離開了北州。
皇甫欣一直以來,都是心狠手辣的存在。
雖然不清楚,當初她為何放棄了殺害自己,但是自己現在已經壯大了勢力,再也不是那個唯唯諾諾,被人欺負的小孩。
皇甫煥想到這里心中的恨意加劇,他不愿意再放棄任何一次報復回去的機會。
既然對方不仁不義,想要對他下手,那他就可以完全反過來算計皇甫欣。
皇甫欣可以心狠手辣,不顧親情,那他也沒有什么好顧忌的。
“母親,你的臉還疼嗎!”
皇甫煥突然問了一句。
陳琴有些震愣,隨后,下意識的摸著被頭發遮蓋的傷疤。
其實,這個傷口已經過去了許多年,已經徹底留下了疤痕,無法修復,她本來應該忘記的,可是每當照鏡子的時候,都會想起那恐慌的夜晚。
她以為自己能夠忘記所有的恐懼,可是有些事情,卻深深的烙印在她的心中,無法忘記。
尤其是在兒子問起,她的傷口疼不疼的時候,她的內心多了一絲柔軟,也多了一絲堅硬。
但不管怎么樣,都不想連累自己的兒子,也不想重蹈覆轍,她只希望忘記曾經的過去,只想迎接美好的未來。
“怎么會疼呢?這傷疤都已經好了,只可惜時間晚了一些,不然還能修復。”
陳琴故作輕松的說著。
“你也不用在意這個傷口,反正我已經年歲大了,不打算再找別的人了,我這輩子應該也不會再有別的男子,自然就不用在乎臉上的傷疤。”
陳琴雖然已經離開了家主,但如果真的在外面找別的男人,必然會被處決掉。
所以她也不在乎自己的容貌,只在乎自己兒子的日子過得好不好。
還好,這個親自帶大的兒子,對自己有情有義,這也讓她晚年的生活可以得到照顧。
“那也不一定,如果真有喜歡的人,我可以撮合你們在一起,至于父親那邊,你不用擔心,我會安排好一切。”
皇甫煥知道只要自己強大,那么他便可以守護著母親,更不會讓她受委屈。
“都一大把年紀了,就不說這些了,反倒是你可千萬不能中計了,一定要萬分小心。”
陳琴最在意的依舊是自己的兒子。
至于其他的事情,也可以再放一放。
“你放心吧,我又不蠢,能夠坐上這個位置,我還要應付那幾個老家伙,自然是要時刻小心的,更不會被那些人利用了。”
皇甫煥故作輕松的說著,并不想讓母親看到自己的為難。
“總之,你自己要小心一點,可千萬不要被人算計了,一定要萬分小心,我總覺得這件事情特別的危險。”
“實在不行,你就什么都不做,直接把這件事情告知家主,就不會有任何危險了。”
陳琴還是會不安,哪怕兒子已經安撫了他,他還是覺得這件事情沒那么簡單。
“我聽說,國外有醫生可以植皮,要不你臉上的這塊疤痕也可以換塊皮膚,這樣的話應該能夠恢復。”
皇甫煥不想再提起這件事情。
“就不要再操心了,這段時間我一直陪著你,你也不要亂走動,至于之前的事情還是不要放在心上,他們再怎么爭斗也和你無關,你不該卷入其中。”齊聚文學
陳琴還在繼續勸說著自己的兒子,不想讓他意氣用事。
“好了,母親,我這邊事情我自己心中清楚,你放心好了,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皇甫煥想要證明自己,也想讓自己的父親看看自己的能力。
皇甫家族當中的人都特別的冷血,一個人有沒有能力,就能決定他的家庭當中的地位。
如果,他們沒有任何貢獻,那么對家族來說是毫無用處的廢物,自然不會被重用。
所以他必須要證明自己,才能夠證明自己對家族是有貢獻的,才會被重視,否則依舊會被拋棄,甚至會被徹底放棄。
陳琴對此還是有點不放心,但是兒子都已經這么說了,她要是再問下去,就是在質疑兒子的能力。
所以此刻她也不好再說什么。
“我知道母親年紀大了,有點啰嗦了,你可能會覺得煩,但我只希望你做什么事情之前都要三思而后行,千萬不要莽撞了。”
“后面如果真遇到了什么麻煩的事情,也可以聯系我,我可以幫你聯系你的父親,他必然會幫你的,你是她的兒子,他不會放棄你的。”
陳琴當然也清楚自己兒子的決心,也知道勸不動他,那就只能夠繼續提醒一句。
“母親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這幾天,你若是閑著無聊,也可以安排一些人過來陪你聊天,或者將那些品牌的衣服送過來供你挑選。”
皇甫煥對自己的母親向來都比較體貼。
所以遇到這種情況,他只想安撫好自己的母親,其他的事情再決定怎么做。
其實在此刻,他已經下定決心要報復回去,絕不能再退讓。
曾經他沒有能力,也沒有勇氣,現在他有著足夠的實力,自然不會再任人宰割,更不會懦弱的躲避。
陳琴被兒子安撫了幾句,最終也只能夠默默離開后花園。
剛剛出去,就看到管家端著托盤走了過來。
“夫人這就上樓嗎?有沒有什么需要的。”
管家在旁邊詢問了一句。
“不用了,你看著點他,別讓他喝太多的酒。”
陳琴疲倦的朝著樓上走去。
她知道自己沒什么能力,也幫不了自己的兒子,更不想成為他的拖累,那就只能夠放手讓他自己去闖蕩。
管家看著夫人離開的背影有點不忍心,不過卻也不敢說什么。
他們這些人都清楚自己的使命,更加知道該做些什么事情。
管家端著托盤走進了后花園,看到少主依舊在悶聲悶氣的喝著酒,好像心情還是有些不高興。
“少主,周浩那邊還沒有消息,要不要催促幾句。”
管家也并不清楚,這件事情到底該怎么處理,但他們只覺得這件事情比較麻煩,甚至會比較危險。
如果處理不好的話,他們可能會被算計。
“安排下去,我要和西州的分舵主見面。”
皇甫煥已經下定決心自然不想錯過。
這件事情無論如何都必須要辦。
至于其他的事情,可以再往后推一推。
“少主已經決定好了嗎?要不要再考慮一下。”
管家想到了剛才夫人所說的,于是鼓足勇氣勸說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