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文學網 > 林陽蘇顏 >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他這是要挑起藥王村內亂!
    世人瞪大了眼,心驚肉跳的看著那拳頭,還有拳頭下破碎的茶杯。

    卻見顏可兒緩緩抬起手來,拍掉手心的一些殘渣,但看其手完好無損,依然美倫而精致。

    甚至連先前負過的傷的痕跡,都淡化了很多。

    “小姐,你可覺手疼?”林陽問。

    “不疼!一點都不疼,而且...我還覺得我的這只手很有力氣!”顏可兒興奮道。

    “不錯!”

    林陽點頭,轉過身望著目瞪口呆的喬戰北,平靜道:“如果小姐用你給她醫治的那只手砸杯,恐怕...就不是這個樣子了。”

    “這個...”喬戰北臉色難看。

    “我這手雖然活動自如,但還是有些微疼,拿些東西或做些基本的動作肯定沒問題,但要我去徒手砸杯...恐怕辦不到。”顏可兒擠出笑容道。

    四周的人都不說話。

    倒不是他們相信了顏可兒的話,而是他們無法去反駁林陽的針法!

    如果這個‘蕭鴻’所用的確是飛花神針...那醫治一只手,簡直不要太簡單!

    喬戰北的意念針法在這飛花神針面前...根本就不夠看。

    一個是針法,一個是神針,差距就在這。

    “四長老,我想勝負已分了吧?”林陽淡道。

    “這...這個...”四長老臉色變幻,不敢應下。

    “不可能!不可能的!肯定是假的!這肯定有問題!!”

    這時,二長老這邊的一名弟子接受不了了,直接扯開嗓子喊道。

    喬戰北眉頭一皺,忙借坡下驢道:“師弟,你發現了什么不對嗎?”

    “如果你們對這兩只手的愈合程度保持懷疑,可以請族內元老前來檢驗,我想這兩只手的愈合程度究竟如何,是瞞不過族內元老的。”林陽淡道。

    “呃...這...”

    那弟子不說話了。

    所有人都沒了聲音。

    “贏了!贏了!!”

    這邊的薛芙激動的很,又蹦又跳,連連鼓掌。

    但整個屋子里除了她意外,沒有人高興的起來。

    二長老這一票因為失利,臉色都不自然,又不甘又無奈。

    而蒼淼這邊的人,臉上則是火辣辣的一片,都覺得被狠狠的打了一巴掌臉。

    尤其是蒼淼,是左右為難,不知所措。

    他何其的懊悔!

    若是堅持下去,至少這名聲,他是賺到了!也能揚眉吐氣。

    只可惜一切都因為他錯誤的選擇而葬送。

    只怕這事傳出去,他也會被人詬病...

    蒼淼長嘆了口氣,暗暗搖頭。

    “我的格局...到底還是太小了!”

    說完,便打算離開。

    這地兒他待不下去了,也沒臉再去面對蕭鴻這個徒弟。

    “長老要去哪?”

    這時,林陽突然開口,喊住了他。

    “蕭鴻,你能有今日之成就,我很欣慰,但我不配當你師父,先前我既已選擇自保而棄你,現如今你得勝,當然也與我無關!我先回去了!”蒼淼沙啞道。

    “長老是要弟子孤軍作戰嗎?”林陽望著他道。

    蒼淼錯愕的很。

    眾弟子們也全部詫異的看著他。

    卻見這位弟子‘蕭鴻’滿臉嚴肅,義正言辭道:“長老,先前你會選擇自保,我能理解,畢竟你是長老,是我藥王村的支柱,你受不得辱,你代表的不僅是你一個人,還有你身后這無數弟子!所以我不怪你!可你要明白,我為何會得罪二長老,為何會選擇與這喬戰北一戰!是因為他們侮辱了我!侮辱了我們,更是要踩在我家長老頭上!我無法忍受!現在我贏了,我不求長老如何,只求長老能隨我前去二長老那,討要個公道!”

    這一言落,蒼淼目瞪口呆。

    他萬沒想到,蕭鴻竟是這樣考慮的...

    “請長老為我助威,向二長老討要公道,還我等尊嚴!”林陽恭敬呼喊,態度無比誠懇。

    蒼淼呆呆的看著他,又怔怔的望著后面的這些弟子,心里頭無比的復雜。

    在這種時候,自己的徒弟居然沒怪自己,而且還說出這樣的話。

    蒼淼內心何其感動?

    最終,他一咬牙,沉喝道:“好!!蕭鴻!既然你都這般說了!那我豈能再度退縮?你終歸是我弟子!這次他王橋欺負到我們頭上來!我們還能忍氣吞聲嗎??眾弟子何在??”

    “我等在!”

    弟子們齊呼。

    “隨我去二長老那,索要公道!”

    蒼淼大手一揮,領著眾人浩浩蕩蕩的朝外頭走去。

    “蒼淼長老!蒼淼長老!”

    喬戰北急呼相勸。

    但眾人已是置之不理。

    “快,快去通知長老,事情嚴重了!”喬戰北只能焦急的對身旁人道。

    弟子們趕忙跑了出去。

    四長老仇游至始至終都站在一旁望著這一幕,等人走盡后,他才倒抽了口涼氣。

    “去查查這個蕭鴻!”仇游對著自己的弟子急道。

    “長老,這蕭鴻有什么可查的?很多人都認識他啊。”旁邊的弟子困惑道。

    “認識?認識又如何?你知道他現在做了一件什么事嗎?”仇游咬牙低吼:“他在拱火!他在挑撥我們藥王村內斗啊!!”

    這話一出,那弟子目瞪口呆。

    旁邊坐著的顏可兒也不由一顫...

    林陽的目的...是這個嗎?

    恐怕沒這般簡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