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文學網 > 陸地劍仙劍閣守劍八十年孟凡李雪柔 > 第七百三十五章 百花宗宗主,花千雪
雖然說有掌門和楊長老親自去找李雪柔,確實足夠了,要不要孟凡都無所謂。
畢竟孟凡在掌門面前確實不夠看的,如果掌門都帶不回李雪柔,那么他去了也沒有用。
可若是不讓孟凡去,他確實是無法安心。
“掌門,李雪柔是我妹妹孟凡抬頭,用無比認真的目光看著林驚鴻。
林驚鴻眉頭一皺,他本意是不想帶孟凡去百花宗的,但是孟凡這個態度……
他嘆了一口氣,無奈的說道:“罷了,你跟著就跟著吧,不過遇事別沖動,有我和楊長老在,無論是遇到什么都輪不到你出手
“弟子明白孟凡點了點頭。
林驚鴻看了一眼楊玲長老,只見楊玲長老欲言又止,最后還是沒有說什么。
“事不宜遲,那就直接出發吧
林驚鴻扣著孟凡的肩膀,一個閃身和孟凡的身影同時消失不見。
熟悉的瞬移!
片刻后,孟凡和林驚鴻來到了百花宗的山門前。
又過了片刻之后,楊玲長老也出現在了百花宗的山門前。
同樣是瞬移,毫無疑問楊玲長老的速度也是不如林驚鴻的,這點顯而易見。
對于瞬移這種手段,孟凡其實還是挺羨慕的。
不過這種手段他暫時還無法做到,達到洞虛境界是一個必要的硬性條件。
其實也不對,如果是極短距離瞬移的話,仗著他剛剛修成的劍之領域,倒是也能夠做到的。
不過這個說實話并沒有什么意義。
真正趕路的話,這其實并不能快多少,而且消耗也是極為恐怖的。
孟凡看著眼前的百花宗,眼神中露出少許的唏噓。
上次來百花宗的時候,他才是凝丹四層的境界。
凝丹,引神,元神。
短短時間,他已經橫跨了兩個境界,達到元神四層的境界。
而與此同時,孟凡的腦海中也出現了一道絕美的倩影。
百花宗的鐘靈秀師姐!
在修仙界,大部分女修士的顏值都不差,屬于美女的范疇。
孟凡可以說是見慣了美女修士,但這位鐘靈秀師姐依舊是鶴立雞群,顏值直接遠超旁人。
上次見面的時候,這位鐘靈秀師姐還是引神七層的境界。
或許,再見面不該叫師姐了,而是應該叫師妹。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像孟凡這么妖孽,想要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從引神七層的境界超過元神四層,這是很難做到的。
在孟凡看來,這位鐘靈秀師姐應該就是很難做到的。
中國有句古話,叫做說曹操曹操就到。
就在孟凡想到百花宗的這位鐘靈秀師姐的時候,這位鐘靈秀師姐正巧這個時候就出現了。
“林掌門,楊長老,孟師弟……兄?”
鐘靈秀看到三人的時候,臉上明顯露出了一絲驚訝。
尤其是當她看到孟凡的時候,驚訝更是達到了極限。
因為她清楚的記得,上次見面的時候,這個孟凡還只是凝丹的境界而已。
如今這才多久不見,竟然已經是元神境界的修士,而且她隱隱感覺到孟凡的氣息比自己還要強一些。
她不好容易才從引神七層的境界修煉到元神二層,結果孟凡竟然從凝丹境界修煉到了超過元神二層的境界。
這是什么逆天的修煉速度?
而孟凡的修為超過她,這也是她改口稱呼孟師弟為孟師兄的原因。
“您們怎么都來了?”鐘靈秀強壓下心頭的震驚,然后開口詢問道。
孟凡看到這位鐘靈秀師姐的時候,心頭還是如同第一次見面那般驚艷于其顏值。
“鐘師姐,我們來找李雪柔
雖然驚艷于鐘靈秀的顏值,但孟凡還是很快平靜了下來,說出了此行的目的。
他們三人,就他自己的地位是最低的,這話自然是他站出來說才合適。
掌門和楊長老得保持住高深莫測的逼格才行。
“李雪柔?”
鐘靈秀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上次李雪柔來到百花宗的時候,鬧出了很大的動靜。
百花宗很多人都知道了李雪柔是牡丹老祖的轉世身,包括鐘靈秀也知道了。
“林掌門,楊長老,孟師兄,你們是不是誤會了?李師妹自從上次離開了百花宗之后,并沒有再來啊鐘靈秀有點疑惑的說道。
很明顯,李雪柔來百花宗的事情,鐘靈秀并不知道。
其實這并不是一個好消息!
君子坦蕩蕩,不坦蕩自然是有問題的。
這次孟凡還沒有開口,林驚鴻便主動對著鐘靈秀說道:“讓你師父花千雪來見我
鐘靈秀的師父花千雪,便是這百花宗的宗主,鐘靈秀是這位宗主最小的弟子。
“好的,林掌門,您稍等,我這就去喊我師父鐘靈秀連忙說道。
林驚鴻這位蜀山劍派的掌教既然發話了,她自然是不會有絲毫質疑的,必須乖乖照做。
別的不說,蜀山劍派本就比百花宗強很多,林驚鴻這位蜀山劍派的掌門來到百花宗,本就算是“屈尊”了。
想要見百花宗的宗主花千雪,自然是需要這位宗主親自出門迎接的。
所以鐘靈秀也沒有邀請林驚鴻入百花宗,而是準備進去喊自己的師父出來親自迎接。
結果,她還沒有進去,花千雪就已經出來了。
達到花千雪這個境界,自然不可能察覺不到林驚鴻的到來。
對于這位蜀山掌門,她肯定是不敢怠慢的,所以察覺到林驚鴻的降臨后,她便親自出來迎接了,省得鐘靈秀去喊。
“林掌門大駕光臨,真是令我百花宗蓬蓽生輝,不知道林掌門此來所為何事?”花千雪來到林驚鴻的面前,一臉笑意的對著林驚鴻說道。
只不過她的目光中只有林驚鴻,直接忽略了楊玲長老和猛男。
站在她的地位和角度,忽略了楊玲長老和孟凡也算是正常的事情。
但孟凡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總感覺這個百花宗的宗主花千雪和掌門也有一腿的樣子。
當然,這個大概率是錯覺,只能說掌門的前科實在是太多了,讓他忍不住產生了這種想法。
確實也是離譜!
“我來所為何事?花宗主這是明知故問吧?”林驚鴻平靜的看著花千雪,語氣也是沒有絲毫的情緒和波動,十分的淡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