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文學網 > 暖寶的夢 > 第1999章 嫻兒夸我了

外面,是熙熙攘攘的人群,與喧鬧的人聲。
知道葉語嫣要走,葉家人基本一大早便等在門口準備送別了。
但葉凡,卻是跟個沒事人一般,坐在沙發上,一邊慵懶著看著電視,一邊給陳楠與陸文靜兩人剝著橘子。
“小凡哥哥,你表妹要走了,你不去送送嗎?”
“我不知道以前,你們之間發生過什么。但是就我這段時間的所見所聞,這位葉小姐明顯是真的想改善與你的關系的。”
此時,陳楠往窗外看了看,而后便回頭,對著葉凡問道。
輕柔的聲音之中,卻滿是不忍與同情。
估計,是有些可憐那個姑娘吧。
畢竟,昨日東昌湖畔,那個獨自流淚的女孩,確實給陳楠留下了不淺的印象。
雖然,她與葉語嫣不過相知相識一天而已。
但是,以女人的直覺來看,陳楠感覺得出來,那個姑娘,對葉凡怕是已生情愫。
她猜的出,如今葉語嫣將要離開,她心中最期待的那個人,定然是眼前這個男人吧。
然而,面對陳楠所勸,葉凡并沒有回答。
而是繼續剝著橘子,剝好之后,葉凡一人一半,給陸文靜和陳楠兩人分了。
陸文靜見狀,卻是略帶敵意的憤憤瞪了陳楠一眼。
畢竟,以前陳楠沒來的時候,葉凡剝好的橘子全都給她。
可現在,卻要分一半給別人。
這小姑娘自然有些不樂意。
那種感覺,就仿若自己小凡哥哥要被別的女人給搶走了一般。
“楠楠,我承認你說的不錯。”
“或許,這段時間,她對我的態度確實有了改變。”
“可是,她真的是誠心嗎?還是因為其他一些原因?”
“那日光岳閣下,我顯露威嚴。他老師便想請我入軍區。”
“自此之后,她便對我的態度大改。”
“他對我好,是因為我葉凡是她的表哥?還是因為她看到了我的前途未來?”
“這些,除了她自己,估計沒人知道。”葉凡搖著頭,淡淡的說著。
那低緩的話語,分外平靜,仿若在講述一段與自己毫不相關的故事一般。
陳楠聽著,頓時不解:“小凡哥哥,我不懂。”
“楠楠,你不必懂。”
“每個人都有自己待人接事的習慣。”
“于我而言,雪中未曾送炭,錦上何必添花?”
“當年,我葉凡落魄之時,她葉語嫣如何待我?”
“如今,我顯露威嚴,她便來示好,便來道歉?”
“你自己不覺得,諷刺嗎?”
葉凡淡淡說著,嘴角涌現一抹莫名的笑容。
“有些人,有些事,有些情誼,曾經錯過了,那便是錯過了。”
“即便如今百般挽回,也終究無濟于事。”
“她對我來說,也只是有著血緣關系的陌生人罷了。”
“楠楠,你小凡哥哥不是圣人,做不到包容萬物,兼濟天下。更做不到以德報怨,寬己待人。我不過是個和你們一樣的平凡人,平凡到只會守護那些真正對自己好的親人與朋友。”
“至于那些曾傷害過我的人,我也自會讓他們受到應有的懲罰。”
房間之中,葉凡淡淡的話語,久久回響。
說這些時,葉凡心中想起的人,不止是葉語嫣。
更有他的父親,他的那些所謂的,宗族兄弟!
陳楠卻是怔在原地,回味著葉凡剛才的話語,久久不語。
這一刻,不知道為什么,曾經在陳楠心中那個威震江東的大英雄,一瞬間便突然變得更加親切起來。
如果說,以前的葉凡,在陳楠眼中,像是個活在書中的主角,縹緲而又虛幻,可望而不可即。但現在,聽到葉凡那一席話,她只覺得眼前這個男人,變得真實起來,有血有肉,也有私心。
但這樣的男人,更有魅力,不是嗎?
突然間,此間清麗的姑娘,一雙美眸望著葉凡,竟然癡癡的傻笑起來。
————
————
轟~
引擎轟鳴,低沉的吼聲只若野獸的嘶吼,回蕩天地。
就這般,在葉家眾人的注視之下,葉語嫣漸漸遠去,直到徹底的消失在了視線盡頭。
“哎~”
“大哥,你說這人人都盼自己子女成龍成風,可是我現在覺得,這出息了也不好。”
“就像語嫣,一年到頭都不回個家,如今好不容易回來一趟,年也來不及過便被召回去了。”
“現在看來,我那個大外甥雖說一生庸碌無為,沒什么本事,但也有好處。至少走不遠,能時常見到不是?”
葉語嫣離開之后,葉夕蘭卻是感慨一聲,笑著說道。
說話之間,葉夕蘭便四處望了望。
“嗯?”
“葉凡呢?”
“他怎么沒來?”
“這當哥的,是怎么當的。自己妹妹要走,也不出來送送?”
葉夕蘭看了一圈,這才發現葉凡竟然沒出來送葉語嫣,頓時皺眉道。
“哼,他來不來的,有什么用?”
“不成器的東西罷了。”葉天冷哼一聲,卻是不悅道。
自己女兒離開,葉凡不出來送,這不僅僅是不給葉語嫣面子,更是不給他這個當舅的面子。
葉天當然不高興。
葉夕眉見狀,趕緊幫葉凡解釋道:“小凡他有朋友來了,估計光忙著招呼朋友,一時間把語嫣的事情給忘了吧。”
“朋友?一個上門女婿,能有什么朋友?”
“估計也是一群狐朋狗友罷了。”
“就像申海家的那申玉翔,從小便跟葉凡在一塊作,現在如何,還不是個無業游民,整天靠他爹娘養著?”葉建卻是譏諷一聲。
葉凡的二舅媽也沒好氣,從旁冷笑:“就是。”
“大姐,不是我多嘴,就小凡這情況,即便當了上門女婿,日后人家女方愿不愿意一直養他,也是個未知數。”
“如今我們葉家就語嫣最有出息,日后你家小凡落魄了,全得指望語嫣抬你們家一手。”
“可你兒子倒好,平日里對語嫣愛答不理也就罷了,現在連送都不來送。”
“就他這等態度,等你百年之后,我看還有誰愿意幫他。”
“我若是你,就好好勸勸小凡。”
“自己沒本事,承認就好,沒人笑話他。整天擺這么大架子,傲的不行,誰都不服,這不等著遭人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