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文學網 > 偏要搶免費閱讀 > 第1252回 冷暴力

周仁沒有說話,甚至表情都沒有任何變化,依舊是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態,明明他們身高差不多,可站在他面前的時候,陳博遠總是有一種被俯視的感覺。
周仁這樣子,讓陳博遠心底那股憤懣翻倍,“你真的愛她么?你只不過是把她當成你的所有物罷了,她的孩子也是你設計懷上的吧。”
“你的手段真是一點都沒有變。”陳博遠嘲弄地笑了,“可惜,老天有眼。”
“她不會愛你這種人的。”陳博遠一字一頓,“永遠不會。”
“你是不是真的以為,我現在不會動你。”周仁冷冷地睨著陳博遠,手指摸著腕表。
陳博遠:“那你動吧。”
雖然無法篤定這一點,但他可以確信的是:“你出手對付我,只會讓明悅更恨你。”
打蛇打七寸,陳博遠也很清楚如何刺激人,他期待看到周仁憤怒破防、氣急敗壞的反應,那樣會讓他覺得自己在他面前找回了些場子。
然而,即便是搬出明悅,周仁也依舊是毫無波瀾,似乎完全沒有在意他的話。
周仁睥睨著陳博遠,輕笑了一聲,“拿她刺激我,你也沒有多喜歡她。”
陳博遠驟然捏緊了拳頭,被周仁反將一軍,他的臉色比之前更加難看,呼吸都變得沉了。
周仁對于他的變化視而不見,淡淡地掀唇,說出自己此行的目的,“這次的事情,我可以放過你,以后不要在她面前出現。”
陳博遠死死盯著他,嘲弄:“為什么?”
周仁沒有回答他。
陳博遠:“怕她對我念念不忘,怕她為了我和你分開?”
他說著說著便笑了出來,“搶來的不安心吧,隨時都擔心會失去,你也知道她根本不愛你,如果不是你,我和她早就在一起了。”
“你是得到了她,但現在,”陳博遠停頓了一下,殘忍地強調,“她不會愛你,她那樣的性格,永遠都不會愛上一個手段卑劣、處處都在算計她、沒有道德底線的男人。”
“同理。”周仁依舊穩如泰山,他沉聲接過他的話,“她也不會愛別人的丈夫。”
“我做事從來只看結果。”周仁勾沒什么表情看著陳博遠,“現在她是我的法定妻子,這就夠了。”
陳博遠聽見“法定妻子”四個字之后,拳頭握得更緊了,太陽穴突突跳著。
他們領證了。
——也是,明悅的肚子都那么大了,想必應該是剛檢查出來懷孕的時候就去走這個流程了。
周仁的每一步都走得滴水不漏,如他所言,他也得到了他想要的結果。
領了證,又有了孩子,明悅幾乎不可能和他分開了,除非她打掉孩子。
但明悅對于孩子的態度很明確,她是要留的。
“你真的愛她么?”陳博遠質問他。
周仁沒有答他,只是重復了一遍自己找他的目的:“以后不要在她的生活里出現。”
“你不愛她,你找她只是因為她適合做你的妻子。”陳博遠自顧自地指責他,“你太自私了。”
“記住我的話。”周仁依舊不回應他的這個問題,丟下這幾個字之后便轉身離開。
陳博遠看著周仁離開的背影,一口氣堵在心口,上不來下不去,他停在原地緩了許久,最后拿出手機,給南絮發了一條微信。
南絮昨天的時候跟陳博遠聊過,她也已經知道了當年的事情。
陳博遠:【周仁又找我了。】
南絮:【他說什么了?你那邊沒事兒吧?】
陳博遠:【他讓我從她生活里消失。】
陳博遠:【周仁這個人太狠了,明悅和他在一起會被吃得骨頭都不剩,你勸勸她吧。】
南絮:【你老婆快生了吧,你專心陪產吧,明悅的事情她自己會考慮的,別擔心。】
——
明悅的航班是晚上八點鐘落地在北城國際機場的。
她沒有驚擾司機,而是提前告知了南絮和姜若來接她。
南絮和姜若提前十多分鐘就到了,三人在接機口碰了面,明悅讓先讓小安打車走了,自己則是上了南絮的車。
姜若和南絮幫明悅把行李箱抬到了后備箱里。
車是南絮開的,明悅和姜若坐在了后排,南絮發動車子之后,從后視鏡里看了一眼明悅,同她說:“下午我讓物業把靜風園那邊打掃了一遍,日常的用品也備好了,一會兒回去你先看看,缺什么再叫個外賣。”
明悅點點頭,“嗯,辛苦你了。”
這幾天情緒波動太大,加上今天舟車勞頓,明悅的聲音里透著濃濃的疲倦,身旁的姜若聽見之后擔心又心疼,“你想吃什么,我先點個外賣,咱到了就能吃。”
明悅確實挺餓的,但她很久沒吃外賣了——準確來說,是跟周仁住一起之后就沒吃過了,周仁在這方面講究很多,他總說外賣不營養,味道太大了,所以不讓她點,明悅已經記不清自己上次點外賣是什么時候了,懷孕之后更是不可能了,這幾個月她的飲食都是營養師負責的,火鍋都沒太碰過了。
姜若這會兒說點外賣,明悅腦子里下意識地就閃過了周仁的這些規矩。
想到這里,明悅又自嘲地笑了一聲,她還真是被管束久了,多少有些受虐傾向了。
干嘛要在乎周仁怎么說怎么想?
他做那些事情的時候,也沒考慮過她啊,她就是太善良了,才會被他這么“欺負”。
明悅叛逆心也上來了,跟姜若說:“我想吃火鍋。”
姜若應了一句“好嘞”,馬上又想起了什么,瞄了一眼她的肚子:“你這懷孕能吃么?會不會刺激性太大了?”
明悅:“有什么不能吃的。”
她賭氣似的說,“刺激就刺激吧,大不了就不要他們了。”
姜若:“……”
前排的南絮也聽出了明悅的情緒,她從后視鏡里瞄了一眼明悅,“來真的?”
明悅:“假的。”
姜若:“你這怪嚇人的,周仁真是造孽,把你氣得精神狀態失常了吧?”
明悅覺得姜若這話靠譜,她點點頭,冷笑了一聲,“所以為了我的身心健康,我決定遠離他。”
南絮:“搬家的事兒,你跟周仁說過么?”
明悅:“沒什么好說的。”
反正她說了,周仁也不會同意,到時候還得吵架,還不如直接省略這個步驟。
“啊,你沒說?”姜若詫異,“那他回來發現你沒在家,不得到處找你?”
明悅癟嘴,“說了也沒用,不想吵架。”
姜若:“話是這么說,但我怎么覺得你現在的行為有點兒冷暴力那意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