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文學網 > 偏要搶免費閱讀 > 第1254回 不喜歡你

可能是因為明悅之前很少有這樣咄咄逼人跟他對著干的時候,她連續兩次“我樂意”,愣是把周仁給懟得說不出話了——習慣使然,周仁從小生活各個方面都比較嚴格,他飲食清淡、細嚼慢咽,同居之后,自然也把這種要求帶到了明悅身上,明悅雖然不太習慣,但還是挺配合的,特別是懷孕這段時間,營養師準備的三餐,她都會配合地吃完,禁忌食物也不碰。
營養師是不建議吃辛辣和油炸食物的,就算不懷孕,這兩種類型對腸胃刺激也比較大。
周仁更是從來都不碰。
不過明悅在這方面一直都不怎么嚴格,周仁記得她小時候就愛吃糖,她爸媽也不怎么克制這方面,幼兒園升小學的那年,明悅吃甜食吃得太多,乳牙長了蛀牙不說,還長胖了許多,不僅被同學調侃成“小肉球”,也被家庭醫生警告了。
那之后,明臻和蕭鳶才開始對她的飲食有所管束,好久沒給她吃甜食,又給她多報了幾項運動興趣班,不到半年的時間,明悅就擺脫了小肉球的這個稱號。
后來她就沒長胖過了,女孩子到了青春期對身材有了認知之后,就會刻意保持,加上他們在這個圈子里,對外表的關注度會更高,周仁的印象里,明悅已經很久沒碰過油條這種食物了。
但是現在,她就坐在他對面,大口咬著油條,也不咀嚼幾下就吞下去了,像是挑釁他似的,他越盯著看,她就吃得越大口。
周仁揉了一下眉心,嘗試轉移話題:“吃完早飯和我回潤上居。”
“不回。”明悅咽下去油條,放下筷子看著他,“我說了,我們需要冷靜一段時間。”
周仁:“你在這里沒人照顧。”
明悅:“我有手有腳不需要人照顧。”
周仁:“但孩子需要。”
明悅“哦”了一聲,無所謂地說:“要不你把他們掏出來帶走吧。”
周仁再一次哽住。
也不怪他接不上話,實在是明悅的話太幼稚無厘頭了,也不符合她平時的風格。
周仁沉默了很久,才說:“如果你想住這里,也可以,我和阿姨還有營養師一起跟過來。”
“那和之前有什么區別?”明悅想都沒想就拒絕,“我來這里,就是因為不想看見你。”
周仁:“長輩那邊你怎么解釋?”
明悅:“你又開始威脅我了。”
他雖然用的疑問句,但憑之前的經驗,明悅馬上就能讀懂他的弦外之音。
緊接著,她的口吻也尖銳不少,“解釋不了就不解釋了,實話實說唄,把周總您用權勢打壓他人的輝煌經歷都說一遍,我相信他們都會為你鼓掌的。”
明悅每多說一個字,周仁的臉色就陰沉一分,到最后,他的嘴唇已經抿成了一條線,呼吸沉重,額頭血管都凸起來了,很明顯是在極力忍耐,不讓自己爆發。
明悅看到他這樣,呵了一聲,漫不經心地問:“你的下一步是不是要跟我談,如果我不乖乖搬回去,你就讓陳博遠再也找不到工作?”
“明悅。”周仁一字一頓叫她的名字:“我不想和你吵架。”
“真巧,我也不想。”明悅輕笑,“可是怎么辦呢,我只要看見你就會想起來你之前做的那些事情,偏偏你也沒覺得自己做錯,還是很享受威脅我,三句行不通就故技重施,我懷孕了,脾氣很差,沒辦法像之前一樣忍著你。”
因為明悅的最后一句話,周仁的面色變得更加難看了,“像之前一樣忍著我?”
“是啊。”明悅欣然點頭,“比如適應你的生活習慣,因為你的潔癖忍著不去吃火鍋,因為你不喜歡玫瑰的味道就換掉香水——如果我一個人生活,根本不需要做這些妥協。”
明悅之前從來沒有跟周仁提起過這些,也沒覺得這是一種付出,但是現在吵架了,她怎么想怎么覺得不值。
她無形中已經妥協很多了,周仁得寸進尺,一直無理取鬧,陳博遠的事情她也解釋得很清楚了,可周仁還是覺得,她的憤怒都是因為她還愛陳博遠,還想和他重修舊好。
解釋多了就沒意思了,她只想冷暴力。
明悅甚至都覺得,周仁再這么逼她,她真的可能會一個沖動把孩子給弄掉了,跟他一刀兩斷。
“你覺得你在忍,是因為你對我根本沒有感情。”周仁看著明悅的眼睛,聲音嘶啞,“因為沒有感情,所以隨便一件小事都覺得是付出和妥協。”
明悅動了動嘴唇,正想著反駁的時候,周仁又跟出了后半句:“如果是陳博遠,你還會這么想?”
明悅聽見這個問題,頓時沒有了解釋的沖動,她直接擺爛,破罐子破摔:“哦,不會,你說得也挺對的,可能就是因為我不喜歡你,才覺得做那些改變很委屈吧。”
明悅的這話,對于周仁來說無異于火上澆油,他的拳頭頓時收了很緊,指關節都在咔嚓作響。
明悅看見了他充血的雙眼,以及瞳孔中散發出來的殺意。
那一瞬間,她是有些害怕的。
倒不是怕周仁對她做什么,畢竟她肚子里還有兩個孩子,周仁這么精心算計來的,他肯定舍不得讓兩個孩子出什么事兒。
但陳博遠——
刺啦。
周仁按著餐桌往后退了一步,椅子腿和地板摩擦發出了刺耳的聲響,他站起身來,拿起手機便往外走。
明悅以為他被惹怒了要離開公寓,但等了很久都沒等到關門的聲音。
她猜測,周仁可能只是去客廳坐著了。
算了,讓他消消氣吧。
明悅剛剛也是話趕話地說得太重了,她知道自己的話對周仁刺激不小,可話題也不是她挑起來的,周仁要是不那么問,她根本不會主動說那些。
明悅覺得,周仁提陳博遠就是自己給自己添堵。
她喜歡過陳博遠,這是改變不了的事實,他這么計較,難受的只會是他。
不懂他為什么非得這么自虐,按說他也不應該是這種想不開的人。
明悅正這么想著,手機又震了一下。
她回過神來,打開微信。
群聊里,南絮發了一張嬰兒的照片過來,艾特了她。
南絮:【@明月當空,陳博遠他老婆生了,女兒。】
明悅打開照片看了看,小嬰兒粉粉嫩嫩的,雖然還沒睜眼,但能看出來眉毛和鼻子都跟陳博遠挺像的,他和任菀都長得好看,他們的女兒肯定也漂亮。
明悅之前一直覺得自己對孩子的性別沒什么要求,但看到這照片的時候,忽然想要女兒了。
姜若仿佛跟她有心電感應似的:【我靠,好水靈的姑娘,明悅懷的要是姑娘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