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文學網 > 閃婚夫妻寵娃日常小說 > 第4952章
兩人倒在地上哀嚎呻吟。
以為突然對顧靖澤出手,好歹能對他造成傷害甚至殺了他。
結果還沒靠近他,自己卻被他打倒了。
跟著就是一頓暴打。
“找死東西!”
“還敢打先生,真是找死!”
“讓你們偷襲先生!”
“不知死活。”
賀炎和孟龍孟虎兄弟,對著兩人拳打腳踢。
“嗚......”
“斯!”
兩人當場被打殘,斷手斷腳的,身體不自覺的抽搐。
“喂狗去,看著礙眼!”
顧靖澤揮揮手,讓孟龍孟虎拖去警犬房。
很快,房間里傳來慘叫。
一開始是喊是抗拒,沒過一會兒就變成了哭泣和呻吟。
又過了兩分鐘,兩人幾乎被咬死,雙雙昏迷過去。
“先生,都昏迷了。”
“還沒死,還沒醒?”
“對的,先生。”
“那簡單了,弄醒之后再來一次。”
“能承受下來的那就活,承受不下來的只有死。”
顧靖澤撇撇嘴說道。
三分鐘后。
三人再一次遭受非人般撕咬直到他們死去。
“先生,都死了。”
康祺來匯報情況。
“死了就死了,本來的目的就是讓他們死。”
“知道了。”
很快,康祺來到顧靖澤身邊。
“先生,視頻也錄下了。”
“可以,給我。”
顧靖澤拿著U盤,顛了幾下,丟回給康祺。
“先拿著,咱們還要靠他做點事情。”
“明白了。”
康祺大概清楚顧靖澤說的其他事。
處理完這個。
毛裴軍帶著士兵們來到英雄冢,對著昨天犧牲的戰士朝天鳴槍。
“砰......砰!”
“砰......砰!”
“兄弟們,你們的仇已經報了,戰神親自過來處理這件事,你們泉下有知保佑兄弟們平平安安。”
英雄冢,C16哨所特有的一塊墓地,這里有每一位犧牲的戰士墓碑。
準確的說是他們的衣冠冢。
正在的墓地基本會在各自老家安置。
英雄冢是為了紀念他們,為了讓后人知道他們的和平生活,有一部分是戰士們的功勞。
正如臧克家所言,有的人死了,他還活著;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
英雄冢的每一名戰士,犧牲了,但他們永遠活在人們心中。
“敬禮!”
“敬禮!”
毛裴軍所長敬禮,所有戰士跟著行禮,再齊刷刷的放下。
“兄弟們,我長話短說,馬上咱們還會面對戰斗,我希望......”
......
當晚。
C16哨所平靜的度過了一晚。
次日清早,C16哨所就面臨了巨大挑戰。
印國邊境大本營直接出動八萬兵力,看樣子要跟華夏宣戰。
顧靖澤得知此事,第一時間抽調了華中戰區的三千名猛將。
三千兵力急速趕來,數量上看似不多,卻勝在質量上,更強、更精。
“先生,要開戰了,我是擔心......”
“大可不必。”
“我覺得是普通的施加壓力,真要打完全可以在昨天后半夜向我們開火攻擊。”
顧靖澤做出解釋,“昨晚不攻打,就說明他們有所顧慮。”
“通知下去,這幾天對外做好最精準的監控和戰斗準備。”
“好的,我通知下去。”
......
時間回到一小時前。
莫扎一晚上沒睡,各種電話被打爆。
國防部得知情況,讓他給出解釋并親自跟華夏道歉,他拒絕了。
莫扎認為自己才是吃虧的一方,憑什么要讓自己道歉。
兒子被抓,軍營被炸得體無完膚,士兵們傷了九成以上,死亡人數卻比較少,直升機過來支援的人都死了。
軍營中的士兵,死的特別少。
莫扎并不覺得是顧靖澤他們留手了,反倒是以為他們沒打好槍。
“我拒絕。”
“他們算什么東西,我還要給他們道歉。”
“算上直升機死去的士兵,咱們犧牲了十一名士兵,而他們呢總共就兩名。”
“另外他們偷襲在先,還破壞了咱們的軍營,他們不應該給我道歉?”
“抓了我兒子,我是不是要跪著求他放了呢?”
莫扎一腳踢在椅子上,對著電話里面大罵。
“我還是那句話,戰就戰,道歉不可能的。”
“如果他敢動我兒子一根頭發,我就跟他們開戰。”
“戰斗而已,我打了一輩子了。”
莫扎態度強硬無比,寧可開戰也不要卑躬屈膝的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