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文學網 > 盛京貴寵 > 第14章 欺人太甚

蘇府膳房。

血燕剛出鍋宋嬤嬤便進了門,她指著灶臺質問道:“不是說廚房沒有燕窩了嗎?這是什么?還是血燕,你們這些賤奴果然中飽私囊,好大的狗膽!”

膳房負責的劉師傅連忙上前解釋:“嬤嬤息怒,這府中膳房確實沒有燕窩了,這幾碗血燕都是陸姨娘私庫出的,待會兒李嬤嬤就會派人來取……”

他還沒說完宋嬤嬤便厲聲打斷。

“放屁!我們主母都沒有燕窩喝她一個賤妾憑什么吃血燕,她也配?”

劉師傅一臉無語:“這不是配不配的問題,這血燕是陸姨娘個人的……”

“我管它是誰的,反正在蘇家就都是咱們老爺夫人的,來人,把血燕端去明珠閣。”

宋嬤嬤一聲令下身后的小丫鬟們便上前去搶燕窩。

劉師傅想要阻攔卻被推倒在地,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像強盜一般將燕窩端走。

……

碎月軒。

蘇闌音揉了揉眉心,有些乏累地靠在軟榻上,正想問燕窩怎么還沒好,便看到翠竹慌慌張張跑了進來。

“姑娘不好了,李嬤嬤讓明珠閣的宋嬤嬤給打了!”

“什么?”她蹙眉起身順勢放下了手中的醫書。

翠竹連忙將前因后果說了一遍。

原來是因為那幾碗血燕被明珠閣的宋嬤嬤端走了,李嬤嬤氣不過便上門討要,結果就被打了。

蘇闌音臉色逐漸陰沉下來:“嬤嬤人呢?可受傷了?”

“被推倒在地傷了腰,奴婢已經讓人扶她回房間上藥了,只是那血燕都被柳如煙扣下了!”

“搶到本小姐頭上,他們算是踢到鐵板了。”蘇闌音站起身披了件狐裘斗篷便往外走去。

……

明珠閣。

柳如煙品著上乘的血燕,心情舒暢至極。

“這等好東西最近可是花錢都買不來的,你去給少爺和小姐各送一碗,然后再給老爺送些,對了,還要孝順婆母一碗……”

她正得意地安排著,便被從門外走進來的小丫鬟打斷。

“夫人,六姑娘帶人來了。”

“她來干什么?”柳如煙看向宋嬤嬤,明知故問。

“夫人您歇著,老奴去對付她。”

說罷,宋嬤嬤氣勢洶洶地帶著丫鬟小廝來到了明珠閣的院門外。

蘇闌音身段纖細姿態挺拔,她面色淡然如水,并未有任何憤怒之色,反而嘴角還噙著一抹淺笑。

“這么晚了,六姑娘來此所為何事呢?”宋嬤嬤雙手環胸一副趾高氣昂的姿態。

翠竹看不慣她如此,便上前一步罵道:“你裝什么裝?搶了我們姨娘的血燕,還打傷李嬤嬤,以為就這么算了嗎?我告訴你,我們碎月軒的人可不是這么好欺負的!”

聞言宋嬤嬤大笑幾聲,眼底盡是猖狂得意。

“哈哈……我還當六姑娘是來請罪的,沒想到你們還敢來質問,真是好大的膽子!”

蘇闌音勾唇,冷聲問:“我們有何罪要請?”

宋嬤嬤指著她說道:“你們縱容刁奴來主母院子大喊大叫厲聲質問,這叫以下犯上!”

翠竹大聲反駁:“你放屁,分明是你們搶了我們的東西,李嬤嬤來討要有什么不對?”

“你們的東西?”宋嬤嬤冷笑幾聲,“這里是蘇家,所有東西都是老爺夫人的,就連陸姨娘這個人都是蘇家的妾!不過是區區幾碗血燕,我家夫人想喝就喝,你們能如何?”

“你……”

翠竹還想罵她卻被蘇闌音攔下。

“姑娘,這個老刁奴欺人太甚!”

小丫頭到底是年輕,氣得臉紅脖子粗,恨不得動手打人。

蘇闌音淡淡一笑并未在意,她上前一步提高音量問道:“這么說來,你是承認拿了碎月軒的血燕,還打傷了李嬤嬤?”

宋嬤嬤揚起下巴,理直氣壯道:“我有什么不敢承認的?血燕是我拿給夫人的,李嬤嬤以下犯上是我打傷的,你們能奈我何?”

看她如此囂張,蘇闌音滿意地點點頭:“很好。”

見她這般宋嬤嬤覺得有些好笑:“呵,六姑娘該不會是被氣傻了吧?”

翠竹冷哼一聲:“誰傻還不一定呢,待會兒有你哭的時候!”

“是嗎?我可太怕了,哈哈哈……”宋嬤嬤忍俊不禁。

蘇闌音轉身看向一旁的拐角處:“犯人親口承認罪行,大人可聽清楚了?”

話音落下,現場一片寂靜,就連宋嬤嬤都閉上了嘴巴,眼神中滿是疑惑。

只見拐角處率先邁出一只官靴,隨后便有一身材高大魁梧的男子走了出來,正是梁有道。

他身后跟著一群官差,二話沒說直接上去將宋嬤嬤按倒在地戴上了銬子。

“你們干什么?放開我,放開我……”

宋嬤嬤掙扎的聲音將柳如煙逼了出來,看到這種場面,她依舊不露慌亂,保持著端莊優雅。

“這么晚了,吵吵鬧鬧的成何體統?闌音,還不快讓他們放開宋嬤嬤?你這么做,把我們蘇家的體面放在何處?”

這番指責讓蘇闌音輕輕挑眉,眼底滿是嘲諷。

“大夫人若真有體面,又怎會搶我娘親的血燕喝呢?怎么,侯府沒有給您陪嫁嗎?讓您窮酸到搶妾室的東西吃?”

對著外人,她是一點兒面子都沒給對方留。

柳如煙的臉色瞬間鐵青,死死咬著牙維持著端莊的姿態,可卻說不出任何反駁的話。

畢竟她嘴里還殘留著燕窩羹清甜的滋味。

宋嬤嬤雖然被押著,可見到自家主子被懟的啞口無言滿臉委屈,立刻開口喊道:“你們簡直一派胡言,我家夫人是主母,別說幾碗血燕,就是陸姨娘的生死都可以隨意處置,你們憑什么說夫人搶……啊!”

話沒說完,一個耳光便狠狠甩在了她的老臉上。

是翠竹。

她揉著發麻的手掌,憤憤不平道:“你才一派胡言,陸姨娘從前可是明媒正娶的嫡妻,后來大夫人入府,她才會自愿將主母的位置讓出來。”

“妾室有賣身契你們自然可以拿捏,可我家姨娘是自由身,按理說該是平妻才對,你們搶東西不說還出手傷人,簡直是卑鄙無恥、惡心至極,我呸!”

她朝著宋嬤嬤的臉狠狠啐了一口,鼻孔朝天像是終于出了口惡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