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文學網 > 神魔霸體訣 > 第14章 主動發難

誰吃了熊心豹子膽,大早上的辱罵天賜少爺?

蘇陽聲如驚雷,瞬間便驚動了眾人。

一名名仆從丫鬟小心翼翼的探出腦袋,一探究竟。

蘇小強一邊穿衣服一邊走出。

而此時蘇天賜也在三位貼身侍女的陪同下,走出了房間。

然后,他們一眼便看見了蘇陽。

但第二眼,全都被蘇陽手中的尸體所吸引。

“春風!”

蘇天賜身旁,三位貼身侍女率先驚呼而出,俏臉之上滿是駭然之色。

她們和春風情同姐妹,沒想到一夜不見,竟然天人永隔。

而此時其他的丫鬟仆從見到春風的尸體,也都一個個嚇得臉色煞白,縮成一團。

“蘇陽,你太瘋狂了,不僅殺了府中仆從,現在竟然連天賜哥的貼身侍女都殘忍殺害。”

“你不是人,你是一個殺人如麻的瘋子。”

“我要向家主舉報,將你關入地牢,讓你永世不見天日。”

蘇小強滿臉震驚,但很快便反應過來,迅速走到蘇陽面前,破口大罵。

他雖然不是蘇陽的對手。

但有蘇天賜在,他狐假虎威,根本不懼蘇陽。

而此時蘇天賜也是臉色鐵青,一臉驚懼的望著春風的尸體。

他昨夜一直心神不寧,沒想到真的出事了。

“蘇陽,你這個喪心病狂的惡魔,還不趕緊放下尸體,束手就擒!”

蘇小強召來七八名仆從,一個個持槍帶棒,如臨大敵的將蘇陽包圍起來。

“你的屁話太多了!”

蘇陽目光一轉,盯著蘇小強。

隨后毫無征兆的抬手,一巴掌將蘇小強抽飛出去。

蘇小強一臉懵逼,完全沒想到當著蘇天賜的面,蘇陽竟然還敢逞兇。

此時被一巴掌抽得血水橫流,臉頰都紅腫了起來。

“天賜哥,他已經瘋了,你一定要替我報仇啊!”

蘇小強實力有限,此時只能找蘇天賜哭訴。

而蘇陽則是伸手一揮,將春風的尸體扔在蘇天賜的身前。

“蘇天賜,為了對付我你還真是煞費苦心。”

“不僅自己服毒上演了一處苦肉計,更是暗中派人來刺殺我。”

“若不是我昨晚運氣好,恐怕現在你看見的就是我的尸體。”

“我今天來就是想問問你,你一個養子,誰給你的膽子敢謀殺這個真正的蘇家大少爺?”

蘇陽先下手為強,主動質問,步步緊逼。

無論蘇天賜做什么,有一個事實是永遠也無法改變的。

那就是他只是抱養回來的養子。

而蘇陽,才是蘇家真正的大少爺!

春風的尸體和蘇陽的話,都讓蘇天賜的心中怒火高漲,殺意激蕩。

但他一直都是一個虛偽的人。

他知道自己想要獨占父母的愛,除掉蘇陽這個威脅,那么就不能表現出強勢,唯有弱勢才能引起父母的心疼與關愛。

這一點,十幾年來他早已玩得爐火純青。

“大哥,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誤會?”

“我昨晚早早就入睡了,根本不知道春風去了你那。”

“至于暗殺,那更加不可能了,春風一向心善,平常連螞蟻都舍不得踩死,怎么可能去暗殺你呢!”

蘇天賜壓下內心的憤怒和殺意,表現出一副無辜和可憐的模樣。

綠茶男三個字,在他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

“你的意思,是我在撒謊了?”

蘇陽早已識破蘇天賜的綠茶本質,根本不為所動。

“春風是你的人,昨夜暗殺也是鐵一般的事實。”

“不管你承不承認,這個仇我一定要報。”

“跪下,向我磕頭道歉,然后再自扇巴掌!”

蘇陽的話讓眾人臉色大變。

蘇天賜當了十幾年的蘇家大少爺,如今不僅是安陽城第一天驕,更是覺醒了金烏圣體,即將拜入真陽道宗,乃是真正的天之驕子。

讓他跪下磕頭道歉,這不是在打整個蘇家的臉面嗎?

“大哥,春風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

“不過春風是我的貼身侍女,我有管教不嚴之失,既然大哥要我道歉,那我自然聽大哥的!”

蘇天賜沒有動怒,反而順著蘇陽,此時膝蓋彎曲,竟然真的打算跪下去。

“放肆!”

就在此時,一聲呵斥驟然響起。

只見蘇鎮北和謝道蘭聞訊而來,臉色鐵青。

他們剛剛才到,正好看見蘇天賜被逼下跪,這讓他們義憤填膺,怒火高漲。

“好一個綠茶男!”

蘇陽心中冷笑。

蘇天賜早不跪晚不跪,偏偏父母來的時候假模假樣的要下跪,這完全是做給父母看的啊!

不過蘇陽根本不在意,上一世他卑躬屈膝的討好,換來的是厭惡與犧牲。

這一世他只為自己而活。

至于父母厭惡,他根本不在乎!

“蘇陽,你這個孽子,好大的膽子,給天賜下毒失敗,如今又借題發揮,想要逼天賜下跪,你這是要上天嗎?”

蘇鎮北一身玄袍,滿臉怒色,猶如一頭震怒的雄獅,讓周圍的眾人瑟瑟發抖。

“老爺,我早就說過他在外面沾染了一身的壞毛病,需要好好管教管教。”

“你看他現在不僅下毒,還敢殺人,更是當眾污蔑,若是我們來晚一步,天賜就真的要被他逼得下跪道歉。”

“他雖然是我們的親生兒子,但我們也不能讓他這么胡作非為。”

謝道蘭毫不掩飾自己對蘇陽的厭惡,更是煽風點火,想要狠狠的教訓蘇陽一番。

她一向眼高于頂,就算是自己的親生兒子,也絕不能頂撞自己。

更何況蘇陽的所作所為,已經超出了頂撞的范圍。

“哈哈哈,親子被暗殺不聞不問,養子被逼噓寒問暖。”

“真不知道蘇天賜是養子,還是我是養子。”

“亦或者說,在你們的眼里,蘇天賜才是你們的親生兒子,而我只是一個有血緣關系的外人?”

蘇陽直接撕破臉皮,將藏在心里多年的話一吐而盡。

“孽子,你在胡說八道什么?”

蘇鎮北勃然大怒。

雖然這的確是他們內心的真實想法,但卻不能說出來。

否則他們的臉面往哪擱?

蘇鎮北震怒,右手抬起,恐怖的氣息再次向蘇陽壓迫而去。

然而這一次,蘇陽卻是怡然不懼。

他抬頭盯著蘇鎮北,眼神冷漠。

“你這是要打死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