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文學網 > 蘇意深小粟寶 > 第2665章
日子尋尋常常,一般都是辦公、吃飯、溜達一圈......
嘮嘮家常、再辦公、再溜達一圈......
這個溜達一圈,當然就是跟司亦然偷偷摸摸跑出去溜達的一圈。
司亦然壓低聲音,說道:“走?”
粟寶:“嗯!”
粟寶勾唇,反拉住他的手,下一秒兩人原地消失。
周圍沒有激蕩起任何靈氣變化,甚至空氣都波瀾不驚。
......
山巒疊嶂,悠遠的河流不知道要流向何方。
司亦然牽著粟寶的手,慢慢的走在河邊。
不知名的野花在微風中肆意的伸著懶腰,趁機悄悄觸碰一下天道主的腳。
司亦然笑了笑,折下那朵野花,遞到粟寶面前。
野花:“?”
粟寶接過野花說了一聲謝謝,這野花有點像是粉色的薔薇花,遠遠的開了一片,像一片粉色的云。
她心底暖暖的、軟軟的,緊緊的牽著司亦然的手,盡情感受這一刻的寧靜和溫存。
忽然她轉頭問道:“亦然哥哥,我們一直不結婚,叔叔和阿姨不催促嗎?”
她記得司家就司亦然這么個獨子。
司亦然道:“不催,他們都很尊重我們的決定。”
粟寶想了想,又問:“可是你是獨子,真的沒關系?”
司亦然被逗笑了,捏捏她的臉說道:“所以呢?獨子就必須結婚?”
“那結婚了,是否必須生孩子?”
“若生孩子,是否又必須生兒子?”
他失笑,不知道她今天為什么會糾結這個問題。
只是輕柔的安慰:“放心吧,我們家沒有皇位要繼承,就算有皇位——也沒哪個子孫能活得過我。”
粟寶被他逗笑,噗哧一聲笑了。
“我時常想起‘她’說的話,她說結婚不是起點,也不是終點,只是人生的一個途經點。”
結婚的人會后悔,不結婚的人也會后悔,各自有不一樣的后悔罷了。
同樣的,結婚的人會有幸福,不結婚的人也會有自己的幸福,各自不一樣的幸福罷了。
說到底怎么選擇,還是看自己。
“那亦然哥哥你呢?你想結婚嗎?想生孩子嗎?”粟寶輕聲問道。
司亦然停下來,將她擁入懷里。
“結婚是為了什么?”他低聲說道:“是為了和喜歡的人一直在一起。”
“現在我們已經在一起了。”
至于孩子......
“孩子是生命和愛的延續,但我感覺以我們倆的壽命也能延續蠻久的。”
粟寶再次被他逗笑。
司亦然認真說道:“我說的是真的,要是我們能活那么久,生不生孩子其實無所謂不是嗎?我們自己本身就是傳承。
要是活了那么久還死了,那生不生孩子也還是無所謂,因為反正不管怎么樣到最后都是要死。”
“但如果傳承的定義不是在‘生孩子’這個單選項上面,那么人類的傳承就是民族文明的傳承。
世界上有千千萬萬個我們,就會一直延續著我們民族的文明,只要文明在,我們便在,傳承便會一直延續。”
就好像有人記得地府,地府就‘存在’。
有人死去了,但他的親友還一直記得他,那么他就還‘活著’。
一本書完結了,很久之后依舊有人記得主角的名字,那么這本書就一直‘在連載’。
人類的文明和想象力,永遠是不會停止的。
粟寶歪頭看司亦然。
司亦然問:“怎么了?”
粟寶斜眼睨他:“沒什么,只是覺得某個人今天的嘴巴怎么跟抹了蜜似的,能說會道的。”
司亦然倏然笑了,低頭親了親她嘴唇。
粟寶耳尖悄紅,問道:“什么意思?”
司亦然一臉認真:“抹了蜜啊,那不能浪費。”
說罷低頭朝她嘴唇湊去,粟寶被他逗得忍不住哈哈笑,最后還是被捉住了手臂,抱進了懷里,緊緊的貼上了繾綣的一吻。
許久,兩人牽著手沿著河邊漸漸走遠,就好像走在了一條名為【永遠】的路上......
日子本就平凡,不過是和家人親友們在一起,吃飯、生活,然后工作、各自忙事情,最后......再和愛的人溜達一圈。
如此罷啦!
或許以后他們會結婚,會生孩子,或許也不會。
但在一起的定義本就該是幸福,其他的都是其他。
-
【1......】
【0】
【全文完】
本文到這里就結束啦,還是那句話,這本書從一開始就是女主成長大主線和以親情為主的文,所以最終結局是粟寶和家人朋友們在一起,過著溫馨、互相陪伴的生活。
結婚的大結局在這本書里不是必須的,至少在我看來不是必須的,在他們的世界里,粟寶和她愛的、愛她的都團圓在一起,再也不會分開,每個人都有自己至高追求的目標,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方向——不一定非得要結婚作為結束。
每一種人生、每一種選擇都應該得到尊重,如果你結婚了,那么應該是以幸福為前提,而不是其他。
那么,到這里真的要說再見啦,感謝大家一路陪伴粟寶走過來,感謝你們陪伴我、鼓勵我、支持我!愛你們,愛在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肉麻得擼了擼手臂上的雞皮疙瘩~哈哈!)
原本四月份要上新書的,但還是要說一聲抱歉,在完結的尾巴這段時間里,身體確實出了一段小狀況,完結后我需要修養一段時間,到時候會再出現的!
所以呢,都完結了,你們確定不關注我一波嗎?
抖鸚:huahua123556(萌漢子),新書動態會在*更新的哈~
最后,完結~撒花~
再見,下一本書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