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文學網 > 團寵小奶包我是全皇朝最橫的崽 > 第1565章 他也要去南煜
  傅啾啾和唐羨相視一眼,然后默契地點點頭。

  “進來吧。”

  慕繁推門而入,面色如常。

  “繁兒,你剛剛說南煜的事兒,你是聽到了我和你干爹的話嗎?”

  慕繁搖頭,“我是可以偷聽的,但是我并沒有偷聽,而是那些動物朋友們說的。”

  他看向傅啾啾,微微有些驚訝,“怎么干娘也知道了南煜的事兒嗎?”

  “不錯,不過我知道的不多,繁兒要跟我說什么呢?”傅啾啾柔聲問道。

  這個消息不知道該怎么說,總覺得來的也太是時候了。

  “我聽遷徙的動物朋友們說,南煜封鎖城門,要不是它們長著翅膀怕是飛不出來了。”

  傅啾啾面色沉了下,偏頭看向唐羨,他也在認真地思考著。

  “是有疫癥還是兵亂?”傅啾啾問道。

  慕繁微微有些詫異,“干娘就從來沒想過會是南煜想要做些什么嗎?”

  “不曾。”傅啾啾回答的很干脆,始終保持著得體的笑容,“唐皓靖雖然不是我生的,可是也在我身邊待了一段時間,我自問如何教皓景就如何教他,雖說同樣的道理也會教出兩種人,但是皓靖我是放心的。”

  “不錯,我們不曾懷疑過皓靖的心,他親歷過戰爭,不會有人比他更能夠理解戰爭后失去雙親是什么樣的感受。”

  慕繁還是有些震撼的,光憑著那點記憶,他對傅啾啾的了解并不多,但也知道這是個聰明絕頂的女人,可是這會兒他真不知道該怎么形容她了。

  過分的自信?

  可真的如此,她又怎么會在經歷那么多后,始終保持著盛力的笑容。

  “干娘是不是也想說,我也是您養大的,以后也會跟幾個哥哥一樣?”

  傅啾啾笑著道:“你的路還很長,但是慕繁是個生性善良的孩子,我想,應該是不會變成干娘不希望的那樣吧?”

  慕繁片刻后才道:“南煜既有瘟疫,也出現了亂子,南煜王妃遇刺。”

  “七星,七星怎么樣了?”傅啾啾猛地起身,“你知道嗎?”

  那可是五姐唯一的女兒啊,她也是看著長大的孩子,哪里會不擔心呢?

  “繁兒,快說!”唐羨也知道傅啾啾著急,便出聲催促著。

  “干娘不必擔心,南煜王妃沒事,但是南煜王震怒,封鎖幾座城為了捉拿刺客,而南煜也的確有怪病在傳染,有人便拿此事說南煜王妃腹中的孩子帶來的災禍。”

  傅啾啾震怒,氣的拍了下桌子,“豈有此理,都什么時候了,南煜人還這么愚昧,他們寧愿相信一個尚未降生的孩子能夠帶來災禍,也不愿意去想辦法阻止蔓延,我……”

  要是年輕時候的傅啾啾,還真說不準明日便殺了過去。

  “七星沒事就好,你別著急。”唐羨松了口氣,這要是七星那孩子出了事兒,那皓靖該怎么辦啊。

  “南煜向來是毒物聚集之地,那么這次瘟疫會不會跟那些毒物有關系?”唐羨問道。

  傅啾啾搖頭,“需要去了才知道,我……”

  唐羨明白她是想去,“你也不看看你自己都是多大的人了,還沒到非得你出手的時候呢吧?”

  傅啾啾會意,“你是說……皓潤?”

  唐羨點點頭,“皓潤是我們的孩子,是皓靖的兄弟,也是皓潤的親弟弟,在這個時候皓潤比任何人都合適,他既代表了厲朝的態度,也代表了皓景的意思,我們總是不希望他們兄弟之間有什么的。”

  傅啾啾點點頭,“這么說也不是不行。”

  “你不是一直堅持,孩子們的事兒,就應該讓孩子們來解決嗎?”

  傅啾啾點點頭,隨即她苦笑了下。

  唐羨和慕繁都有些不解。

  “我發現,我錯了。”

  她這么一說,二人更糊涂了。

  傅啾啾勾了勾唇,輕笑著道:“我原本的確想跟你過逍遙自在的日子,你也隨了我的愿,可惜……這世上我們總有牽掛,而牽掛無論大小,我們始終不能放心。”

  唐羨一時語塞,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她。

  “沒什么,我自己想通了也是好事。”傅啾啾道,“人啊,有時候為了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也是要付出些代價的,就看著代價肯不肯舍得了,顯然,我舍不得。”

  她的兒女始終是她的羈絆,她無法舍棄,那些幾十年的親情,友情,她也同樣不能割舍。

  慕繁等到傅啾啾平靜后,主動說道::“干爹,干娘,我能不能跟二哥一起去南煜?”

  “你要去南煜?”

  傅啾啾困惑地看著他,“為什么?你應該知道南煜有多遠吧?”

  “我知道,那些朋友們說了,要飛很久呢。”慕繁如實說道。

  “那你為什么還要去?你并不懂醫術,難道哪里有你的靈魄嗎?”

  這里沒有外人,她也就有什么直說了。

  慕繁搖搖頭,“目前沒有,但我還是想去。”

  “給我個理由。”唐羨沉聲說道:“還有我們并不會去,鸞兒自然也不會去的。”

  “我知道,我也不會讓鸞兒跟著去的。”

  慕繁道:“我只是想去見見世面,只怕過了這次,怕是沒有機會去南煜了。”

  “你再好好想想吧。”

  “干娘放心,我雖然不懂醫術,武功也不如二哥,更不用說那些高手了,但我還是可以保護二哥的。”

  他直視著傅啾啾的眉眼,“畢竟,南煜王您信得過,可他身邊的那些大臣們呢?二哥也不過十幾歲而已,您不擔心嗎?”

  “繁兒,你的確跟以前變化很多。”

  慕繁也不緊張,“這樣可以更好的保護鸞兒,我覺得是好事。”

  傅啾啾無從反駁,畢竟一個人變聰明了就本身而言,不是壞事。

  不然也不會那么多人希望孩子聰明伶俐了。

  誰也不想要個愚鈍的孩子不是?

  “干娘是有什么擔心的嗎?您只管說。”

  傅啾啾看向唐羨,唐羨點了點頭,“那就讓你們兄弟二人去吧。”

  慕繁露出了笑容,“多謝干爹。”

  “鸞兒那里,您二位不必擔心,我會跟她說的。”

  慕繁似乎已經不打算隱藏自己了,處處顯露著自己的鋒芒。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