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文學網 > 我,純陽之體,開局成為魔女爐鼎 > 第146章 靈海潮生術

那巨獸在將林凡帶至殿門前以后,便退后了數丈,一雙銅鈴般大小的眼眸宛若閃爍著人性化的光芒,林凡認得出來,那是恐懼的眼神。

殿內。

似乎有什么未知的東西,讓這頭實力達到了八階巔峰,堪比神魄巔峰武者的巨獸感到了害怕。

見狀。

林凡神情凝重,雙目警惕地看著前方,旋即徐徐伸手,推開這不知塵封了多久的殿門。

嗡……

殿門緩緩開啟,一股古老而神秘的氣息撲面而來。

林凡踏入殿內,眼前豁然開朗。

這是一座宏偉壯觀的大殿,高聳的柱子上刻滿了歲月的痕跡,仿佛見證了無數的歷史變遷。

在大殿的中央,有一座巨大的石臺,上面擺放著一尊神秘的爐鼎。

林凡走近幾步,只見那爐鼎表面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符文,它們像是活了過來一般,不時閃爍著幽光。他心中一動,隱約感覺到這爐鼎與自己有著某種難以言喻的聯系。

“這是……”林凡低聲自語,伸出手輕輕觸摸那冰冷的鼎身。

就在這一刻,爐鼎上的符文突然爆發出耀眼的光芒,整個大殿都為之一震。

林凡只覺得一股巨大的吸力從爐鼎中傳來,他的身體不受控制地被拉向爐鼎。

“不好!”林凡心中一驚,想要掙脫,卻發現自己的力量如同泥牛入海,根本無法抗拒。

光芒越來越盛,林凡的視野中只剩下一片白茫茫的一片。

他感覺自己的身體仿佛是被分解成無數粒子,與爐鼎中的某種力量融合在一起。

在白茫茫的光芒中,林凡仿佛穿越了時空,來到了一個神秘莫測的世界。

他環顧四周,只見這里是一個由光與影構成的空間,無邊無際,充滿了未知的氣息。

突然,一道深沉的聲音在這個世界響起:“試煉者,通過考驗,你將得到傳承秘法。”

這聲音如同來自古老的傳說,充滿了無盡的威嚴與神秘。

林凡心中一凜,旋即深吸一口氣,凝神戒備。

空間波動,一道道光影凝聚成各種形態的生物,有的如龍似鳳,有的奇形怪狀,它們圍繞著林凡旋轉,散發出強大的壓迫感。

“試煉者,你將面對三重考驗:心魔、戰靈、悟道。”

那聲音再次響起。

當那聲音落下之后,林凡只覺得自己被帶入了一個幻境之中,面對的是他內心深處的恐懼與欲望。

他仿佛是看到了自己未來的失敗,親人的離去,以及種種無法抗拒的誘惑。

這些幻象如同實質般纏繞著他,試圖讓他沉淪。

林凡感到心中的壓力越來越大,他看到了自己最不愿意面對的一面——那些深埋心底的恐懼和自我懷疑。

他看到了自己在未來可能遭遇的失敗,看到了身邊人的背叛,這一切都讓他感到無比痛苦。

甚至。

看到了那棄他而去的父母……

他想要看清父母的樣子,想要探索他們為何拋棄他。

這股好奇,驅使他在幻象中沉淪。

林凡的生命之力越來越稀薄,他的身體,也逐漸變得渙散,幾乎在要消散之際。

一道輕咳聲將他從幻象沉淪中拉了出來,他雙眸一凜,背脊冷汗淋漓。

一點。

只差一點,他就差點真的在這幻象中隕落了。

他很清楚那一道輕咳聲是誰發出來的,感激之余,他深吸一口氣,盡力讓自己冷靜下來。

只見林凡閉上眼睛,嘗試著用心感受自己的呼吸和心跳,他在內心默默地告訴自己:“這些都是虛假的,我要的是真相,而不是虛妄!”

隨著時間流逝,他逐漸擺脫了幻象的束縛。

當他再次睜開眼睛時,那些幻象如煙消云散,世界,恢復如初。

林凡站在那神秘世界的中央,四周由光與影構成的空間無邊無際,充滿了挑戰與未知。

他雙眸浮現出一抹欣喜,在經歷了心魔考驗之后,他發現,自己的意志,仿佛得到了升華,變得更加堅韌且強大了。

隨著第一重考驗的突破,林凡還未來得及喘息,便感受到了周圍環境的急劇變化。

那些圍繞他的光影生物,突然之間,仿佛被賦予了真正的生命,化為實質的形態,帶著震撼天地的力量,對他發起了猛烈的攻擊。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攻勢,林凡深吸一口氣,強行壓下內心的波動。

他迅速調整狀態,他在進來之后便已知曉,焚心劍無法從戒指中取出來。

而今面對眾生物的攻勢,雖然手中無劍,但他心中卻生出了前所未有的戰意。

“沒有劍,我便以手為劍!”

林凡心中怒吼,他的身體瞬間變得輕盈起來,躲避著這些光影生物的狂暴攻擊。

林凡身形一閃,如同游龍般在群攻之中穿梭,每一步都踏得恰到好處,每一次避讓都險之又險。

他的雙手化作掌刀,每一次揮出都似有焚心劍的凌厲,掌風穿透空間,帶起一陣陣尖銳的破空聲。

戰斗愈演愈烈,林凡越戰越勇,他開始察覺到這些光影生物雖有恐怖力量,但每一次攻擊后都會有短暫的停頓。

林凡敏捷地抓住這些機會,或拳或掌,或指或腿,每一擊都狠狠地打在光影生物的弱點上。

隨著時間的推移,林凡對戰斗節奏的把握越發精準,他仿佛與這片天地間的光影融為一體,每一次出手都不再是簡單的攻擊,而是一種大道至簡的展現。

在一次近乎完美的反擊中,林凡以一種幾乎不可思議的角度,擊中了最后一只光影生物的致命之處。

那一刻,所有光影生物如遭重擊,紛紛爆裂開來,化為點點光芒,隨風消散。

林凡站在原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感受著體內澎湃的戰意。

這一戰,酣暢淋漓,沒有花里胡哨的靈訣,沒有與之匹配的靈力,他是完全依靠戰斗經驗和戰斗節奏取勝。

這種戰斗,比起和洞天境強者的生死戰,更加暢快。

他閉上眼睛,回想起剛才的戰斗,每一次攻防轉換,每一個生與死的瞬間,都在他心頭重現。

當他睜開眼睛時,心中仿佛是已多了幾分對武道真諦的洞察與明悟。

倏然間。

這個世界的空間變得寧靜下來,一道道符文在空中浮現,它們如同是蘊含著天地間的道理和法則。

林凡凝視著那些浮現在空中的符文,這一關名為【悟道】,僅憑肉眼去看,他對這些符文一竅不通。

想要領悟這些符文所代表的意思,恐怕得靠心去參悟。

只見他閉上眼睛,讓自己的心靜如止水。

他很清楚,面對如此深奧的符文,任何浮躁的心態都可能導致失敗。

漸漸地,林凡進入了一種奇妙的狀態,他的意識仿佛與這片空間融為一體,能感受到每一絲天地間的氣息。

他開始嘗試著去觸摸那些符文,用心靈去感應它們之間的聯系。

時間仿佛在這一刻停止,林凡完全沉浸在了這些符文之中。

隨著林凡逐漸深入領悟這些符文,他意識到,這些符文并非雜亂無章,而是隱藏著一套復雜的內在邏輯。

每一個符文都似乎是一種更高級的語言,講述著武道的真諦和力量的本質。

要理解這些符文,不僅需要極高的悟性,還需要對武道有著深刻的洞察力。

在這無聲的世界中,林凡仿佛與世隔絕,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解讀這些神秘符文上。

他開始嘗試將自己所經歷的一切戰斗、每一次對生死的感悟、每一瞬對自然的洞察融入到對這些符文的理解中。

他發現,每當他正確地解釋了一個符文,他的身體和心靈仿佛都會得到一次洗禮,一種強大的力量在體內沉淀。

然而,隨著他深入參悟,林凡也遇到了困難。

有些符文的含意相互矛盾,需要他以全新的視角去理解和整合。

這種時候,林凡不得不重新審視自己之前的理解,甚至推翻重來。

在這個過程中,林凡的心靈不斷被磨礪,他的武道理解和精神境界也在不斷提升。

他開始感受到一種未知的力量仿佛在體內醞釀,這是一種超越了肉身和精神的力量,它源于對這武道深層次道理的理解。

終于,在經歷了無數次的嘗試和失敗后,林凡覺得自己觸摸到了一種新的境界。

他閉上眼睛,整個身心都融入了這些符文之中,開始從內心最深處去感應它們。

這時,那些復雜的符文突然變得清晰起來,它們不再是孤立的符號,而是一個整體。

林凡感到一種巨大的充實感和滿足感。

當他再次睜開眼睛時,空中的符文已經發生了變化,它們以一種嶄新的方式排列組合,散發出耀眼的光芒。

最終,符文鉆入他腦海,于其識海深處形成一部秘典。

靈海潮生術!

與此同時。

世界崩塌,林凡只覺眼前一黑,滴水聲傳至耳中,待得他恢復視野時,他已重新站在了那大殿之中。

不同的是。

那尊爐鼎,則是褪去了符文的纏繞,猶如是恢復成了它最初的模樣。

雄渾靈氣匯聚在爐鼎之中,猶如是自孕了一個洞天福地。

古老的篆刻烙印在鼎上,浮現出了三個大字——聚靈鼎。

林凡微微一愣,他能感覺到這爐鼎中匯聚著的磅礴靈氣,其靈氣之濃厚,甚至不亞于沈傲雪的傲雪峰。

“有此聚靈鼎鎮壓一府之地,府內諸多武者的修煉速度,勢必會迎來暴漲。

這,應該就是拓跋家先祖的帶出來的秘寶吧?

不過。

靈海潮生術又是怎么回事呢?”

林凡搜索記憶,靈海潮生術的口訣,瞬間涌入腦海,當得知此術的功效之后,他眸中掠過一抹震驚。

此術,絕對是他所知道的諸多秘術里最為強大的。

“竟然能在一瞬之間吸收天地靈氣,從而壓縮為自身靈力,進而大幅度增強自身靈力強度。

這,絕對是一部足以匹敵地階靈訣的秘術!”

光是看功效,林凡就能知曉這秘術的強大,如若他在早前就掌控此秘術,于皇宮中戰那元初皇朝洞天境強者時,絕不會那般困難。

“這聚靈鼎于我來說,倒是可有可無。”

林凡的目光落在那聚靈鼎上,微微有些出神。

這尊在外界被眾人追捧的秘寶,在他眼中,卻似乎并沒有那么重要。

劍廬中的靈氣之濃郁,絲毫不亞于這聚靈鼎所能匯聚的靈氣。

更何況,他修煉至今,早已不是單純依靠靈氣的濃厚程度就能快速提升修為的階段。

他真正渴望的,是特殊火焰。

焚天煉氣訣的特殊性,讓他能夠無限制的熔煉火焰,雖然低階獸火于他來說,已無法再進一步提升實力。

可世間火焰不知凡幾,總有更為高階的妖獸孕育的獸火,更有傳說中的地火乃至天火……

因此,盡管聚靈鼎在外人眼中價值連城,但在他看來,卻并非不可或缺。

“這聚靈鼎,就留給林家吧。”

林凡心中已有決定。

他原本也考慮過將此鼎交還給拓跋宇,但想到拓跋宇的修煉天賦并不出眾,即使有聚靈鼎相助,想要達到神魄境也是難上加難。

與其如此,倒不如將聚靈鼎留在林府,借助它的力量,林家的整體實力定能更上一層樓。

而天風帝國,這個狹小的地方,顯然無法滿足林凡的野心。

他曾暗自立誓,要帶領林家走向更廣闊的世界。

當然,直接率領林家進入南荒大陸并不現實。

他們需要在天風帝國低調發展一段時間,積蓄力量,待得整體實力足夠強大時,再一同前往南荒大陸,追求更輝煌的未來。

林凡沿著原路返回,那頭曾經出現過的巨獸并未再次出現。當他從幻夢之湖中重回陸地時,湖面上的云霧已經消散殆盡,湖中的遺跡也隱約可見。

剛出現在地面上,林凡戒指中的傳訊令牌里立即傳來聲響,當聽到林驚天那急切的聲音時,少年面色陡然一變,一股凌厲殺意猶如實質般暴涌而出,震得下方湖面接連卷起數十丈高的水柱,無數魚群頃刻間爆裂而亡。

“小凡,清秋,清秋被帶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