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文學網 > 逍遙小閑人 > 第兩千八百二十三章 理想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白一弦看出他的局促,對方是真的怕招待不周,慢待了貴客。

    想了想,也就沒有再阻止。

    反正他拿來的東西,也足夠他們好好生活一段時間了。

    想到這里,白一弦便點頭笑著說道:“既是如此,那我便不客氣了,今日也嘗嘗嫂子的手藝。”

    “哎、哎,好。”

    冬兒爹一聽白一弦松口,樂的什么似的,急忙吩咐了冬兒娘去殺雞。

    鄉下婦人,做農活粗活慣了的了,一點不嬌氣,殺雞殺魚,都是不在話下的。

    冬兒娘很快就去抓雞殺雞去了。

    冬兒爹帶著白一弦進了門,一直來到堂屋。

    冬兒十分有眼色,急忙搬了張板凳來,讓白一弦坐下。

    冬兒爹一看,頓時又局促了起來。

    這屋子,跟普通的農戶房屋差不多少。

    臟到是不算臟,冬兒娘是個勤快的女人,將這里打掃的很干凈。

    但由于屋子小,東西多,所以依舊是有些亂,環境不算好。

    冬兒爹一看,那小馬扎,跟白一弦的衣衫也是格格不入啊。

    這么大的貴客來,怎么能讓人家坐馬扎呢?

    可是除了馬扎,家中實在是沒有其它能坐的了。

    因為家里常年不來客人,就算有人來,他們的親朋好友,也大多都是鄉里人,所以坐個馬扎就行。

    因此,這家中,連一把椅子也沒有。

    之前也沒想著能用上,反而還占地方。

    這回貴客來了,竟然都不知道讓客人坐在哪兒。

    冬兒爹是個淳樸的鄉下漢子,心思純澈,是真的有些著急和不好意思。

    心里甚至想著,要不然,就讓貴客上床上坐著?

    白一弦卻并不在意,伸手接過那小馬扎,直接坐了下來。

    冬兒爹一看貴客不嫌棄,這才放下心來,急忙就讓冬兒去燒水沏茶。

    別說,茶葉還真有,只是,都是些大桿子碎末子的粗茶。

    但也比白水強。

    冬兒應聲,急忙去燒水。

    白一弦笑著說道:“別忙活,我今天來,其實是為了冬兒這孩子來的。

    有個事,想與你們商議一番。”

    一聽是為了冬兒來的,冬兒爹頓時有些緊張了起來,問道:“啊?為了冬兒?還請貴客明示。”

    白一弦從屋子里往院子里看去,看著冬兒拿了個大燒水壺,添上水,蹲在了一個小爐子上,然后又蹲下來,往添來了一把柴。

    然后,他也沒閑著,又走到不遠處的柴堆旁邊,拿起斧子,接著劈起柴來。

    十歲,這放在現代,還是個孩子,剛上小學的年紀。

    可在這里,已經能幫著父母干農活了。

    一把沉重的大斧頭,這要是放在一個普通的十歲小孩手里,旁邊的大人看著都得嚇一跳,生怕孩子不小心傷著自己。

    可在冬兒手里,使的虎虎生風的。

    不僅能掄起來,劈下去砍柴,也是輕輕松松的。

    一根木頭,很快就被他劈成了均勻的長條,整整齊齊的碼放在了一邊。

    一連劈了兩三根木頭,看樣子,還是輕輕松松的,沒有疲累的跡象。

    看來,這孩子確實是有把子力氣的。

    此時呢燒水壺開了,冬兒急忙丟下了斧頭,去拎水壺。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大水壺相比較孩子的體型,還挺大的,這里面可是滿滿的開水。

    只看冬兒去拎那開水壺,白一弦都忍不住的有些提心吊膽。

    就算力氣大,可畢竟是孩子,還是讓人擔心。

    白一弦一個眼色,旁邊立即有一名侍衛走了過去幫忙。

    白一弦這才松了口氣。

    冬兒爹見白一弦一直在看著冬兒,也不說話,雖然心中疑惑,但也不敢問。

    只好在一邊,等著貴客開口。

    白一弦看向他,開口道:“之前,說冬兒這孩子,力氣非常大。”

    一聽白一弦說起這個,冬兒爹立即自豪起來,點頭說道:“是這樣的,冬兒才十歲,可力氣,已經趕得上一個成年人了。”

    等驕傲的說完,才又想起來,冬兒是因為貴客的一口仙氣,才變成力大無窮的。

    于是頓時又尷尬起來,看著白一弦,期期艾艾的說道:“這也多虧了貴客當初救了這孩子,還給了這孩子一口仙氣兒,要不然,他哪能有這造化呢。”

    白一弦也沒解釋他并沒有什么仙氣,只是沖著冬兒喊道:“冬兒。”

    冬兒正在沖茶葉,聽到白一弦叫他,立即哎了一聲,然后端著一碗茶,跑了過來。

    雙手將茶碗遞給白一弦。

    好家伙,那水滾燙,這小子皮糙肉厚的,也不嫌燙得慌。

    白一弦可不敢去接,急忙讓他將茶碗放到了一邊。

    然后,才又笑瞇瞇的看著冬兒,說道:“都說你的力氣大,可是到底有多大,你能給我展示一下看看嗎?”

    冬兒繞繞頭,有些不知道該怎么展示。

    眼睛在院子里轉了一圈,突然看到院子角落里,有一個碾稻米用的石磙子。

    于是便走過去,直接抱了起來。

    那石磙子可不小,而且中間是實的,可是十分沉重。

    一個成年人抱著都吃力,這個十歲的小孩卻能輕松抱起來,可見力氣確實大。

    冬兒抱著那石磙子還在院子里走來走去,到最后甚至還跑了起來。

    白一弦急忙喊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快放下吧。”

    冬兒將石磙子又抱回了角落放下。

    來到白一弦身前,一張小臉通紅。

    不是因為用力累的,而是因為在恩人面前展示了自己的實力,所以有些興奮的。

    白一弦拍了拍冬兒,笑著說道:“可以可以,不錯不錯。冬兒,我問你,你此生,可有什么理想嗎?”

    “理想?”

    冬兒摸了摸后腦勺,顯得很是有些茫然。

    他一個鄉下孩子,父母都是地里刨食的莊稼人,每天睜眼,最大的愿望大約就是能吃飽穿暖。

    冬兒甚至都沒上過幾天學。

    其實真的很難說,他能有什么理想。

    冬兒沒說話,白一弦也沒催,就那么認真的看著他,耐心的等著。

    冬兒爹有些著急,怕白一弦不耐煩,想要開口催促,也被白一弦給制止了。

    過了好一會兒,冬兒才開口道:“俺就想著,能吃飽飯,能讓家里人,也吃飽飯。”

    白一弦笑了起來,是個好孩子。

    他笑著問道:“怎么?你們經常吃不飽飯嗎?”

    如今的賦稅并不重,正常情況下,只要不鬧大災荒,百姓是能吃飽飯的。如果賦稅不重,沒有災荒,但是百姓依舊吃不飽飯,那就說明,此地的官員,必然是個貪官污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