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文學網 > 馴養姜音裴景川 > 第420章 得病的話,切了就行
  之后,霍危搬到霍宅住幾天。

  韓雪雯斷了經濟之后沒多久,人就崩潰了。

  約好的各種娛樂項目全都停止。

  以前她大方,美容院的卡給朋友隨便用,這幾天連續接到好多電話,問她怎么突然沒錢了。

  韓雪雯紅著臉找借口,最后掛斷電話又是一陣哭。

  “丟死人了!我以后還怎么在貴婦圈里混?”

  霍海巖見兒子沒下來,偷偷抱她,“別哭了,你態度好點,讓阿危早點消氣。”

  韓雪雯打他,“你就這么聽他的話,說停就停了,你這個負心漢!”

  霍海巖抓住她的手摁在心口,“這還不是怪你,阿危什么性子啊,從小就把清歌當妹妹寵著,你甩那一巴掌誰受得了?”

  韓雪雯此刻也后悔。

  但她很堅決,“不管霍危怎么鬧,他跟任清歌不可能有結果。”

  霍海巖不置可否。

  “時代在變,說不準。”

  這時候,管家一臉興奮走了進來。

  “來貴客了夫人老爺。”管家道,“北城的裴家夫婦過來看望你們。”

  韓雪雯聽到就打寒戰。

  “裴景川和姜音?他們怎么突然來了?”

  霍海巖松開她,出門迎客。

  裴景川和姜音簡單打過招呼,就說要見霍危。

  霍危在樓上書房。

  他們來,完全沒有一點消息,霍危簡單招待,“來這邊辦事的嗎?”

  裴景川暫時沒說。

  他先安頓姜音去睡下,跟霍危單獨談話。

  “我查到老衛最近不大對勁,想起來他在松市有個私生子,你現在還能不能找到他?”

  霍危擰眉,“這么大的事,你怎么還帶上阿音,她懷著孩子,不怕奔波出事?”

  裴景川,“我原本是計劃獨自行動的,但她現在孕后期,離不開我,她性子敏感,我不在她身邊她胡思亂想,所以就來找你。”

  他在松市辦事,有霍家護著她,彼此都放心。

  霍危嗯了一聲,“我知道了。”

  裴景川不讓他白幫忙,“音音跟任醫生熟,你倆最近不是鬧么,她幫你們搭線,你幫我找人。”

  霍危面不改色,“用不著。”

  裴景川掃他一眼,“這么小氣,不就是上次我在電話里說你不值錢了么。”

  “我這么不值錢,讓你裴總幫忙不是臟你的手么,真不用。”

  “……”

  正事交代完,裴景川就問私事。

  “跟任醫生鬧得很厲害?”

  霍危不悅,“沒鬧,她玩小孩子脾氣。”

  “沒鬧你怎么會住在霍宅。”裴景川無情拆穿,“你們如果互通心意,不可能會分開住,要么是她不喜歡你,要么就是你活不夠好,拿捏不住她。”

  霍危,“……”

  他很難過的發現,好像裴景川說的那兩點他都占。

  任清歌不夠喜歡他。

  不夠喜歡他的原因,很有可能是他活兒不夠好。

  “裴景川。”霍危欲言又止。

  “嗯?”

  “……沒事,去睡吧,我等會還有事。”

  裴景川笑了一聲,拍拍他的肩膀,“我先去陪我老婆了,床上經驗你隨時找我,我慷慨傳授。”

  “……”

  韓雪雯還在樓下發脾氣,鬧絕食不肯睡覺。

  直到十點多,來了一批女人。

  她們一個個穿著清涼,身材前凸后翹,跟選秀似的在客廳里站成一排。

  不論是長相還是行為,都很像高級會所里出來的公關。

  不等韓雪雯發火,霍危慢悠悠從樓上下來,“都到了。”

  韓雪雯怒斥,“霍危,你在搞什么?”

  霍危站在樓梯口,身姿板正,一本正經。

  “學習。”

  “你找她們學什么東西?”韓雪雯有不好的預感。

  霍危視線懶散打量那群女人,“還能學什么,你不是急著抱孫子么,我不學點技術,到時候怎么跟羅沐瑤洞房。”

  韓雪雯差點被一口血給憋死。

  “你……你霍危,你……”

  霍危淡淡問,“怎么了?”

  韓雪雯臉色鐵青,“這種東西還需要學嗎?”

  “需要,我不會。”

  “……”

  他怎么不會,他就是要氣死她!

  還有更氣人的,霍危打著時間緊迫的旗號,挑了一個就讓她上樓。

  “剩下的你們拿上編號,排到誰誰就來。”

  把霍宅當窯子玩。

  韓雪雯氣得頭暈目眩站不穩。

  霍危全然無視。

  韓雪雯也憋著一口惡氣,不肯跟霍危認輸。

  她不信霍危真的敢這么做。

  當晚,霍危為了把戲演真一點,讓女公關叫了一晚上。

  他去客房睡的,耳塞一戴,什么都不管。

  連續搞了三天,韓雪雯終于崩潰了,找霍危服軟。

  “媽錯了還不行嗎?我去給清歌道歉,讓她還我一巴掌都可以,你不要氣我了。”

  霍危無動于衷,“媽,你怎么能這么說,我真是為了結婚著想。”

  韓雪雯哽咽,“兒子,你就非要逼死我嗎?”

  “媽,你多慮了。”

  這時,有人敲門。

  一個女公關扭扭捏捏走進來,“霍秘書,我有話單獨跟你說。”

  霍危淡淡道,“沒外人,你直接說。”

  女公關咬唇,“我今天去檢查,發現得了那個病,昨晚上我們沒有做措施,你……你要不要去檢查一下呀。”

  韓雪雯一下子就軟了。

  霍危掃他媽一眼,無所謂道,“小事,要是我被你傳染了,切了就是了。”

  韓雪雯幾乎跳腳,“切什么切!霍危你夠了!我真的要被你氣死!”

  霍危,“怕什么,霍家又不會斷子絕孫,之前我不是在醫院凍結了基因么,到時候可以做試管。”

  “就是滿足不了羅沐瑤了,到時候我允許她在外面找,畢竟是我不能人道在先,理應彌補她。”

  韓雪雯崩潰,馬上掛最有名的男科專家號。

  “就算真得病了也能治。”韓雪雯臉色雪白,有氣無力,“霍危,你收手,媽全聽你的。”

  霍危遞給女公關一個眼神。

  女公關無聲退下。

  “再說吧。”霍危舒展筋骨,靠在椅子上小憩,“我有點累,等我休息好了再去。”

  韓雪雯沒有辦法,低聲下氣地給任清歌打電話。

  “清歌,好清歌。”韓雪雯哭著喊,“你快過來一趟吧,伯母錯了,你救救伯母。”

  霍危瞇著眼,微微翹唇。

  任清歌輕聲問,“你怎么了?”

  韓雪雯泣不成聲,“霍危那混小子,跟人亂搞得病了,你快過來幫我一起勸他去醫院!”

  霍危臉色一變,蹭的站起來。

  “媽,你瞎說什么!”

  他一把奪過手機,“清歌。”

  【嘟嘟嘟——】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