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文學網 > 最茍大神 > 第390章 本卷終章:星火不消,希望不滅
  這邊說著,忽然另一邊傳來一個怒吼,“我都讓你不要來了,你為何又來,你茍著就行了,天下是你的嗎,英雄是你的嗎,就算現在,也不會有人當你是英雄,你知道什么是英雄?”

  夏玉涵的罵聲,倒是讓唐麗和慕瑜相互間冷靜了許多,兩人看看了四周。

  除了夏玉涵,還有陳星月等一眾圍樓的人,一個個面上帶著悲意。

  “對,是我錯了。”慕瑜對著眾人說道,“看看你們的傳訊符,他給你們中的一部分人留了話,不過,留給他的時間不多,所以只有一部分人,你們可以當成遺言或遺愿,不過從現在開始,他所付出的這個星域,將會由我來守護三年,三年之后,我也會離開。”

  慕瑜一揮手,將傳訊符丟了出去。

  “藏劍師父,告訴那三方勢力,約束各朝行事,三年之內,無爭止紛,誰敢生事,我便滅他的皇朝和族人。若是哪方勢力節制不了,我便連同那方勢力一同抹去,三年之后,我不再理會。”

  藏劍山主并沒有靠近,他對這個東西有些忌憚,因為他也不知道這東西會不會爆炸,不過慕瑜卻好像直達他的大腦,讓他震驚不己。

  事實上,這話不止是直達到他的大腦,方圓數千里之內的踏星境強者都聽到了這些話,一個個都面露駭意。

  “至尊,難道這就是至尊。”藏劍山主內心很忐忑,他憑空回了一句,“是,如有什么事,吩咐我們便是。”

  “此處會有天道流明三年,其光會普照整個星域,之后天下之勢會變,你們在這三年內好生修行,少爺所給你們的是福,也可能是禍,因為更強的文明可以發現你們的存在,并且踏足,到時候,能否守住你們的文明就靠你們自己。天道流明所在三百里內,若沒有我同意,不得隨意踏入。”

  “是,藏劍山定將此話傳告天下。”

  “流星舟定將此話傳告天下。”

  “隕魔谷定將此話傳告天下。”

  踏星的聲音消失之后,虛空安靜了一陣。

  然后有人哭出了聲音,“拘兒,是娘害了你啊。”

  慕瑜看了看她,然后走到了她的跟前,“你們雖然不稱職,但若不是你們的錯誤,我也不會與他相識,這也是一種緣分,慕瑜見過雨伯母、風伯父。”

  “現在說這些,有何用?”

  雨玲瓏知道,現在補什么無濟,人都沒了,還談什么緣分。

  “雪兒呢?”

  “她也許正在趕來。”風龍騎忍住淚水,說道。

  “嗚嗚,雪兒來不了了,”柳琪的哭聲傳出,“雪兒感應到了少爺隕落,觸動了絕對寒冰,封印了。”

  慕瑜聽了,抬起頭,看著光球,然后把掙扎的楊絮兒招到了跟前,伸手輕輕的撫摸了楊絮兒的臉龐,“我本看到二枸的婚禮,那時候我以為是和你,但是后來我發現,其實是靈雪,所以,絮兒,松手吧。”

  楊絮兒瞪著慕瑜,吼道,“我不!”

  這一聲怒喝,她的氣息鼓蕩的更加強悍,整個周邊的星力似乎都讓她給吸了過來,不斷涌入體內,那雙眼珠也開始變化,由黑轉成了藍,幽藍的如一片蒼穹。

  所有人的都明白,楊絮兒這氣息意味著什么,但是慕瑜卻好像并不知道,繼續道,“松手,對你來說,是最好的選擇,因為他的心中,你連第二都進不去。”

  這些話,說的很多人不開心,本來的悲意開始轉化成了怒火,看向慕瑜。

  “絮兒我也喜歡,慕姑娘雖然是無拘的摯友,但請尊重絮兒姑娘。”

  “摯友,你們錯了,我才是他的妻子,所以我向你們兩老行禮,至于她們,我認了,便是妾,不認,如同青樓之女有何區別?而其他的人,不過家仆、奴婢。”

  慕瑜說著話,慢慢的面朝著光球,似乎根本沒有理會這些人的存在。

  “你,過份了。”唐麗冷冷一聲

  “真的過份了。”

  “太過份了。”

  “仗著少爺的寵愛,把自己當什么了。”

  “我想打她。”

  “強大又如何,死,也不能讓這樣的人成為我們圍樓的女主人,我們不要。”

  “打她!”

  ……

  “啊!”

  一股強大的氣息滾動,束縛在楊絮兒身上的禁制松開,楊絮兒猛的射出,一拳砸向慕瑜。

  轟!

  拳頭沒有擊中慕瑜,但虛空卻顫了一顫,然后慕瑜的身形往前移動了三丈,立于光珠之前。

  楊絮兒沒有停下,繼續轟炸,只不過拳頭如何都近不了三丈之地。

  “絮兒,我陪你。”

  陳星月出手,她雖然戰力不及絮兒,但與絮兒相交甚好,同為兩宮宮主,她們明白風二枸的想法,她也傷心,因為在她的心中,也一直把風二枸當成自己的人。

  “我也來。”

  夏玉涵也出手。

  唐麗沒有動手,只是看著,慕瑜任由三個女子狂轟濫炸,即不吭聲,也不說話,只是望著那團光珠。

  半晌之后,唐麗輕嘆了一聲,伸手替慕瑜擋下了三人,“夠了嗎?”

  “麗姐,她。”

  “她所做的,就是故意惹怒你們,讓你們的悲意轉化成怒意,因為她怕你們心死,心死無藥,但若還有一絲怒意,那還是有藥。”

  “啊!”

  慕瑜回頭看了看唐麗,“你管得真多,她們打的我心中也舒服一些。”

  “你過份了。”

  “過份嗎?流明三年,天道變化,她們的路還長著,未來,是敵是友誰又可知,一句話,親人亦可以變成仇人,朋友也可以別成敵人,唐麗啊,其實,很想知道,我守護這天下三年,三年后,你能不能守護住圍樓,若是不行,便也散了吧,把圍樓里的東西帶走,隱于江湖之中。”

  “我也想打你。”

  “我離開圍樓的時候你已經打不過了,現在也是,二枸不在了,三尺之內,不會有人再靠近我的,連你們也是。”

  說完這些話,慕瑜虛空一指,意念之中,一間樓宇憑空生成,其形居然如同摘星之樓。

  “你,把摘星樓搬來了?”

  “不,這是造物法則,等你們修為強了,便也可以做到,只不過受星力影響,持續時間有限,我這樓,也只能撐三年,我要在此為夫君守護三年,若不想離開,便在這樓中呆下,三年之后,各奔前程,對了,唐麗,幫我把小妹接過來。”

  慕瑜說完,不再停留,消失在樓的最頂層。

  唐麗愣了一下,慕瑜特地點了朱小妹的名字,顯然另有所指,嘆了一聲,“果然你也沒有放棄。”

  發泄了一通的三女也慢慢明白了什么,又陷入了悲痛之中,但是她們也明白了慕瑜的苦心。

  “夏姐姐,絮兒不回皇宮了,皇朝也罷,天下也罷,與我無關,學長大叔不在,我四處為家,

  四處無家。”

  “絮兒。”

  夏玉涵叫了一聲,但楊絮兒沒有多說什么,她縱身飛入摘星樓,她似乎并沒有發現,她的修為已經突破到了行天境。

  “星月也留在這里了,星月本就不屬于那里,至于三年之后星月還會回騰龍古洞和摘星樓,因為那里,還有公子留給我的東西。”

  “唔,我明白了,你們在這里呆下,我處理完后,也會回來。”

  之后不久,朱小妹、吳婕等人也趕到了流明之地,然后一部分人留了下來,一部分人又回到了家。

  只有一人例外,鐘無艷。

  所有人的同心魚都滅掉了,那是魂斷的表現,靈雪也是因此而封印,但是鐘無艷的同心魚沒有滅。

  同樣是來自于風二枸的魂力,只要同心魚不滅,她就不相信風二枸已經消失,她就不會來見這所謂的最后一面。

  星火不消,希望不滅。

  一切似乎重新開始,只是留下了諸多遺憾。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